噺⑧壹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哽噺繓赽捌㈠小説蛧

    “说!谁来了?”又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

    “没有啊?没有!”黑暗中,传来白山的撒谎声。

    “没有?”男人怀疑地断喝道。

    “小姐!你说!谁来了?”那个女人缓和一下语气,柔声地问道。

    “说!”见白雪不说,那个男人恼怒地喝道。

    “是!是!是!是一个叫庄周的人来过,他是来找他爹坟墓。我们躲在山丘上面,他找过去了,正好遇上……”

    “什么?”那个男人不敢相信地问道:“庄周?你说的是庄子?他?他?他怎么跑到这里来了?”

    那个女人又问道:“你对他说了些什么?”也不等白雪回答,又对那个男的问道:“要不?我去把他杀了?”

    “不要!”白雪哭道。

    “慢!”那个男人竖起右手,阻止道。

    黑暗中,又传来了白山的声音。“我要把他杀掉,我姐不让我杀,我姐喜欢他!”

    “你胡说什么呀?”黑暗中,传来白雪害臊的声音。

    “我没有胡说!我姐喜欢他!”

    “你?弟弟!你在胡说什么呀?我打你!”

    “姐!你就是喜欢他!”

    “你?”白雪堵不住弟弟白山的嘴,急得哭了。

    信使男女没有说话,好像在思量什么。半天之后,才打断姐弟两人的争吵,问道:“他对你们说了些什么?”

    白山抢在姐姐的前面,把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

    白雪轻声哭泣,那个女人在一边劝着。

    那个男信使听完白山的话,说了一句:“庄子!真男人也!”

    “庄子?庄周?”女信使也惊讶了一声。

    庄子见信使把白雪、白山姐弟两人带走了,才放心,才离开魏国,往母国宋国。

    他喜欢白雪,可他也不知道:以后还有没有机会相见。

    信使怎么也没有想到:会在这里碰见白雪、白山?

    白雪、白山两人离家出走的消息她们已经知道了,也为白官人着急。哪里想到?会在这里遇见她们。

    信使害怕夜长梦多,从大树下取了信件,就带着白雪、白山姐弟两人去见白圭。

    此时的白圭,已经到了宋国。

    魏国呆不下去了,他只得躲到宋国境内。因为魏国方面的事还没有处理完,他还不能走。

    所以!三天后,白雪、白山姐弟两人就被带到他的面前。

    见白雪、白山姐弟两人除了黑瘦外,没有受伤,白圭也就放心了。消除了担心,白圭就是生气。

    骂倒是不会,责怪几句也是正常。

    白雪被责备了,一个劲地哭。白山跪在那里,很够意思,把一切责任都承担了下来。

    “爹!都是我不对!是我鼓捣姐姐的!我想爹了!姐也想爹了,我们才偷偷跑出来的。爹!你就责罚我吧!”

    “拉出去!杖二十!”白圭一副那么回事地样子,喝令道。

    手下的护卫见状,一个个都偷笑着。

    “白官人!我们这里没有杖!”

    “那就鞭!”

    “拖出去,鞭二十!”一个护卫故意大声的喊道。

    其他护卫听了,一个个都偷笑着。

    “那小姐呢?”一个护卫开玩笑地问道。

    “关起来!不许她出门!”白圭喝道。

    “是!”护卫答应道。

    “慢!”白圭又竖起右手,阻止了。

    护卫见白官人把白雪留下来了,朝着白雪看着。心想:白雪!你爹可能要给你提亲了,我看你好意思么?

    嘿嘿!

    一个个还是想笑,却不敢笑出来。

    白山被拖到外面去后,执法的护卫还真的拿来马鞭,一副要抽打的样子。

    “我往地上抽,我抽一下你喊痛一下,让你爹听到!知道么?”护卫要求白山配合。

    “嗯!”白山答应道。“你抽轻点!”

    “嗯!我抽轻点!”护卫偷笑道。

    心想!你以为我真的抽你?

    我要是抽你了,你爹还不抽我?其他人也不会放过我的!

    “那你准备好了,我准备抽了!你们几个!给我按住他!”

    另外几个护卫上前,把白山按到凳子上,准备受刑。

    执行的护卫扬起马鞭,“叭!”地一声,抽打在地面上。

    “叫啊?”几个护士见白山不叫,提醒道。

    “他没有抽到我!”白山说道。

    “还真的抽你?”一个护卫气得想骂娘,不得不直接说道:“假抽!抽地上,你装痛!喊!喊给你爹听!”

    “假抽啊?”白山很失望地应道。

    见白山这么傻比,傻得可怕,护卫们都笑了。

    没有办法!遇见傻比了,你只得帮他完成任务。之后!执行的人每抽打一鞭子,他们都会帮腔痛叫一声。并且!还用力拧一下白山,让他也痛叫。

    在大家的配合下,白山才愉快地接受了。很配合,每抽一鞭子都“哎哟”一声。白圭说是要打二十下,结果打了四五十下。

    哪里是在执行刑罚,而是在开玩笑。

    白圭把白雪留下来后,让她坐到自己的身边,跟她说起正经事。

    “他说他是庄周庄子?”白圭问道。

    “嗯!爹!”

    “他说他爹埋葬在那个土丘上面?”白圭又问道。

    “嗯!”白雪一边答应着,一边把头靠过来,靠到老爹身上。

    虽然她已经长大成年了,是个女人了,可在她的印象中,在爹面前,永远是个孩子。

    白圭一边把手臂揽过来,把白雪搂靠到身上,一边问道:“他没有对你图谋不轨吧?”

    “没有!”

    “真的没有?”

    “没有!”白雪肯定道。

    “你是不是喜欢上他了?”

    “爹!”

    “我听你弟弟说!听信使说!你弟说你喜欢他!信使要杀他,你不让信使杀,是不是?”

    “呜呜呜!”白雪用哭声来回答。

    “也没事的!只要你喜欢!爹都答应你!你长大了!也应该找个好男人嫁了……”

    “呜呜呜!……”

    “庄周与你在一起的时候,他知道你是我白圭的女儿么?”白圭问道。

    “嗯!”

    “他怎么知道的?”

    “我告诉他的!爹!呜呜呜!……”白雪承认道。

    “你告诉他的?”白圭很恼火,心想:你怎么那么没有社会经验呢?就这么轻易告诉别人你的身份?

    “他告诉我了!他的爹娘是谁!”白雪辩解道。

    “哦?”白圭应了一声,又问道:“他向你提亲了么?”

    “提亲?”

    “就是说!他说他喜欢你?”

    “没有!呜呜呜!”

    “没有?”白圭一听,心里咯噔一下,有些无法接受。

    不过!反过来想,又觉得庄子没有什么不对。直接提定亲的事,是不是说明这个男人太花心呢?

    “呜呜呜!……”

    “那?”白圭问道:“我要是把你许配给他呢?你愿意么?”

    “呜呜呜!……”

    “你愿意么?”

    “呜呜呜!……”

    “你说!你不说就代表你不愿意!那么!爹我就不跟他说!你说!你是愿意还是不愿意?”

    在老爹的逼迫下,白雪只得哭着说道:“我愿意!”

    (本章完)

    佰度搜索 噺八壹中文網 м.x81zw.com 无广告词小说网

章节目录

白圭的商业帝国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Q中文网只为原作者我说那个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说那个谁并收藏白圭的商业帝国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