噺⑧壹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哽噺繓赽捌㈠小説蛧

    铜瓦厢。

    “恍如昨日啊!”

    高得捷不无唏嘘地看着对面列阵的清军。

    他的到达让局势瞬间逆转。

    多铎迅速撤回北岸。

    当然,不只因为他的骑兵军,实际上他才一万多骑兵,一个重骑旅三千具装骑兵,另外两个普通骑兵旅各四千,总兵力一万一,毕竟骑兵成本太高。实际上后者未来要改装为骠骑兵的,但现在杨庆没有燧发枪,只好继续让他们使用弓箭,不过加强训练了骑兵的长矛骑墙冲锋,为了减重获得速度,这些骑兵只有盔没甲,但身上的衣服是多层生丝……

    话说这可是能做防弹衣的。

    至于成本……

    大明又不缺生丝。

    但即便如此,一万骑兵仍旧不足以让多铎害怕,毕竟多铎手下光蒙古骑兵就超过两万,这还不算八旗满洲的骑兵。

    真正让多铎感受到危险的,是还有一支军队和高得捷一起……

    “官军加流寇对建奴!”

    高得捷看着他左翼,饶有兴致地说道:“这仗打得真别致。”

    在他左翼,在一万骑兵的阵型和黄河之间,是无数西班牙方阵,一个个密集的长矛小方阵,在空旷的平原上排列成巨大的阵型,在这些步兵长矛阵的前方,一门门大炮一字排开。

    高一功的五万徐州军。

    在李自成北上的几个月里,高一功同样完成了西班牙方阵化,他把徐州正式移交给了杨庆,然后保护着运粮船,和高得捷的骑兵军组成西进军团,沿着黄河逆流而上加入战场。

    步骑六万。

    至此明顺联军总兵力和清军持平。

    他们的到达让多铎不得不放弃进攻南岸,然后亲自率领八万清军迎战。

    三方决战铜瓦厢。

    “统制,高一功说让咱们先别动!”

    一名军官跑来说道。

    “那就听他的。”

    高得捷满意地说道。

    就在同时双方的大炮开火,全都排列于阵型前的大炮,隔着不到一里路相对喷射火焰,炮弹不停在顺军的西班牙方阵和清军的盾车阵落下,然后不停收割双方士兵的生命。

    这样的炮击纯粹比拼双方耐力。

    因为无论谁主动进攻,都是放弃继续炮击的掩护,这个时代哪怕红夷大炮,也无法超越射击,毕竟就那么点有限的射程。如果战场附近有土丘之类高地还好些,可以在高地架设重炮,但轻型火炮哪怕拿破仑时代,依旧架在步兵前面或者旁边,敌军进攻到了时候炮兵跑路就行。

    而铜瓦厢一马平川,除了黄河大堤再无高处。

    不过……

    高一功有臼炮啊!

    李自成从杨庆这个黑心军火商手中,高价购买的最后一批臼炮和开花弹,可都在他手中没来得及北运,此刻二十门臼炮迅速在河堤架设,然后加入了对清军的轰击。

    随着一枚枚开花弹在清军阵型中炸开,多铎终于忍不住了。

    他不在乎正面炮击。

    因为他阵型前都是死兵。

    但曲射的开花弹炸死的可全是八旗精锐。

    蒙古骑兵最先出击。

    他们进攻的是顺军后方。

    高得捷看着远处的中军大旗,那里派去的信号兵挥动信号旗。

    “继续待命!”

    他颇为无语地说道。

    他的一万一千骑兵列阵以待,看着蒙古骑兵绕过自己,径直冲向顺军阵型的后方,不过两万蒙古骑兵仍旧留下了五千警戒,毕竟他们也害怕高得捷突然出击,剩余一万五千蒙古骑兵直冲顺军。

    但河堤上的臼炮却没有转向,依然继续轰击清军步兵。

    列阵的盾车重步兵在正面顺军直射炮弹和头顶落下的开花弹打击中死伤越来越多,很快随着后方指挥的旗号,他们终于同样开始向前,就连阵前的轻型火炮也随之向前移动。超过四万重装步兵,以死兵在前,盾车重步兵在后,恍如一道横亘的城墙般向前推移,四万人践踏地面的脚步让大地都在颤动,他们激起的尘埃在人群中升起。

    顺军还是不动。

    阵前炮兵继续轰击,结阵的步兵在不断伤亡中默默看着敌人。

    而他们背后的蒙古骑兵已经开始了进攻,这些游牧民还是老一套,骑射袭扰,等对手忍不住出现混乱,他们就硬冲混乱处。但很显然这并不容易,这些顺军可都是久经沙场,面对着蒙古骑兵的驰射,后卫的一个个方阵中,那些抬枪手和鸟铳手有条不紊得地射击着,不断把因为铁蒺藜太多而不得不减速的蒙古骑兵射落马下。

    相反后者的骑兵弓射出的箭却很难穿透顺军重甲。

    双方就这样纠缠着。

    而此时正面的清军却停下了。

    同样他们的火炮也停下,然后所有大炮在不到两百米距离,同时对着顺军喷火焰,密集的霰弹打在顺军步兵身上,顺军步兵纷纷倒下,但顺军还击的炮弹也让清军炮兵立刻死尸枕籍。

    蓦然间那些死兵齐声嚎叫,所有人都向着顺军开始狂奔。

    顺军炮兵立刻后撤。

    他们拖着自己的大炮,趁着那些死兵拔除拒马的机会,迅速撤退到那些方阵之间的空档,然后重新架起大炮继续轰击,而方阵中的鸟铳手和抬枪手同时开火,不断射杀那些移除拒马的死兵。后者虽然死尸枕籍,但却依然完成了任务,紧接着所有死兵后狂奔而逃,就在同时他们后面的盾车兵开始了向前狂奔。碾过一具具死尸的盾车,以极快速度拉近距离,但在撞上那些长矛林之前,这些盾车又迅速停下,一个个弓箭手从盾墙后面露出头,开始用步兵弓射向顺军。

    后者中间一支支抬枪鸟铳继续向外喷射火焰。

    与此同时整个方阵前移。

    前排那些西北大汉身上都是棉铁复合甲再加札甲或者鳞甲,甚至脸上都带着铁面,浑身盔甲加起来六七十斤,这可不是粗制滥造的,这全是在遵化铁场冶炼并冷锻的。依靠着这些重甲步兵的肉盾,一个个方阵顶着清军的重箭,将双方距离拉近到长矛的攻击范围,用密集的长矛攒刺盾墙上露出的清军。与此同时鸟铳和抬枪几乎怼到盾墙上射击,击穿牛皮铁皮和木板三合一的盾墙,轰击后面的清军士兵,而那些奇(www.yhwx.net)兵却从长矛的密林下面钻出,直接从盾车的间隙钻进去与里面的清军刀牌手展开肉搏。

    不过后者不只是一重。

    清军的盾车重步兵都是多层盾车连番攻击,后面的盾车掩护下另外一些清军依然在射箭,不过有前面盾车的阻挡,他们的箭效率并不高,反而不如那些顺军的抬枪更有效。

    实际上双方优势互相抵消。

    清军盾车阻挡了顺军长矛林,但顺军重甲步兵抵挡了重箭,哪怕清军的重箭能破甲,破的也是明军那些粗制滥造到连杜松都能被射穿头盔的货色,顺军的冷锻重甲再加棉甲多层防护足以抵挡。同样顺军的火器比例远超清军,哪怕清军的盾车也配有鸟铳甚至轻炮,但和顺军几乎超过一半的火器相比还是差太远。当他们的重箭五步yan射的优势被抵消后,顺军火器威力更大的优势显现,但清军盾车又横在中间抵消顺军最拿手的长矛密集攒刺。

    最终双方短兵肉搏反而成了一致的选择,清军刀牌手和顺军奇(www.yhwx.net)兵在盾车与长矛林间殊死搏杀。

    就连部分顺军长矛兵都加入。

    正面步兵就这样陷入血战,混乱的战场上所有顺军和清军都在殊死搏杀着,他们在互相用唾沫都能吐到的距离用弓箭,鸟铳甚至抬枪和弗朗机对射,哪怕孱弱的弗朗机实心弹都能打穿好几个。而在炮火中那些近战步兵凶猛地砍杀着,各种武器带着飞溅的鲜血挥舞着,死尸甚至重伤员倒下紧接着就被无数脚踏烂,然后又不断有更多人倒下。砍断的肢体坠落,流淌的鲜血汇聚,被掀翻的盾车,折断的长矛在死尸间堆积,近十万人的血战让古老的黄河岸边变成屠场,呐喊吼叫惨号伴着枪炮和爆炸声响彻天空。

    顺军后方同样在激战。

    就在正面清军步兵冲击时候,蒙古骑兵也放弃袭扰开始正面冲击。

    不过他们就差多了。

    西班牙方阵虽然不能说完克游牧轻骑兵,但至少不输后者,而加上超过一半的火器比例后,那游牧骑兵就是自取其辱了。面对冲击的蒙古骑兵们,顺军士兵只需要依靠重步兵的肉盾用长矛林阻挡住,然后就可以不断用鸟铳和抬枪射杀蒙古骑兵,后者再一次完美表演了他们的时代是如何落幕的。

    “他们不会想自己打完整场吧?”

    高得捷疑惑地看着高一功那里的中军旗帜。

    后者依然没给他出击命令。

    他又疑惑地转回头看着对面,他对面结阵的八旗满洲精锐骑兵同样也在茫然地看着他们,很显然敌方对此也很懵逼。

    “或许吧?看起来这些老土匪心里有气啊,大好形势一下子完蛋,不得不跑到关中吃沙子,他们大概是想向咱们示威让咱们知道他们很能打,他们输了不是打不过咱们!”

    他的副将笑着说。

    “呃,那就成全他们吧!”

    高得捷说道。

    两个家伙得意地相视一笑。

    就在这时候,正面血战的战场上骤然一声巨大的爆炸……

    佰度搜索 噺八壹中文網 м.x81zw.com 无广告词小说网

章节目录

护国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Q中文网只为原作者木允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允锋并收藏护国公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