噺⑧壹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哽噺繓赽捌㈠小説蛧

    咯吱咯吱三辆骡子车在官路上行走。

    官路并不平坦,坐在其上的货商被颠簸的冒出一头汗。

    一条大路在一处分为两路,岔路边的茶棚有老妇热情的招呼:“客官来喝碗热汤暖暖身子。”

    货商嘀咕一句都快热死了,但还是下了车,让自己和骡子都歇歇脚,但让他意外的是简陋的茶棚里快要坐满了,好容易给他让出一个位置,胖乎乎的货商挤坐下来将长凳压得咯吱响。

    “别坐塌了!”同一条凳子上得瘦小男人喊。

    胖货商气喘吁吁:“怎么这么多人?”

    老妇捧着茶汤过来:“前些日子你来这路上都没人。”

    胖货商搭话问为什么,又说;“以往也没有这么多人。”

    “前些日子有地方闹山贼呢。”瘦小男人喊道,“把一个县的人都杀了。”

    胖货商稳坐如山:“骗鬼呢。”

    “没有骗。”老妇证明,纠正不是杀了一个县的人,只是杀了一个县的知县和官兵。

    四周坐着的还有其他人讲述更详细,听的胖货商又冒了一层汗。

    “世道竟然乱成这样了?还好我前一段没走这里。”他擦着汗,又坐立不安,“那山贼余众抓住了吗?”

    “还没呢。”瘦小男人笑嘻嘻,“你走路小心点,别被抓去。”

    胖货商哼了声,又骗他,难道他像鬼吗:“你们不怕我怕什么。”

    他一下车就看到茶棚外停着的车马骡子,上面都拉满了货物,这茶棚里坐着的也不是走路的闲人。

    “你是卖牲口的。”他看着瘦子掩鼻,“你该走快些,小心给山贼送年货。”

    瘦子哈哈笑:“不是不是,我不是卖牲口的,我是自己家用的。”

    旁边的已经有人凑过来,并不理会他骗鬼的话:“你也是要去窦县的吧?那边的牲口真那么好卖?”

    瘦子藏不住只能点头承认:“去试试嘛。”

    他们你一言我一语的说起来,没人调侃的胖货商很是寂寞,越听越不对。

    “等一下。”他打断他们,“你们要去哪里?”

    窦县?不是哪个被瘦子货商夸张说全县人都被杀了地方?山贼就是在那边闹起来,那种地方不避开反而要带着货物跳进去?

    “你们都要去窦县?”

    既然瞒不住瘦子也不再隐瞒:“窦县现在在剿匪,急需大量的货物,米面粮油肉酒什么都要。”

    剿匪跟货物有什么关系?胖货商没反应过来。

    烧茶的老妇也凑过来:“果然是什么都要,我还看到拉了一车柴的呢。”

    更多的人加入议论中茶棚里热烈又紧张,这么多货商都去唯恐自己落后,茶棚里的人们匆匆喝了茶上路,眨眼就剩了胖货商一人,屋子里空了,他的心也空了。

    “东家,咱们要不要也去窦县试试?”伙计跑来问。

    他们虽然赶路,但其实还没有找到销路,生意一年比一年难做,只能趁着年关将近撞撞运气。

    如果真像其他货商说的窦县要大批的货物,那还真是个机会。

    胖货商看着大路的方向,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总不会这么多人都是给他坐局的吧?

    有马拉着车哒哒而来,车上装满了一笼笼的鸡鸭,伴着鸡鸣鸭叫马上的人在外大声询问:“老妈妈,请问窦县往哪个方向走?”

    老妇显然已经很习惯这种问话了,头也不抬向南一指,马车的人扬鞭催马鸡鸣鸭叫咯咯吱吱疾驰而去。

    胖货商一撑桌子站起来:“去窦县。”

    骡马扬尘拉车咯咯吱吱远去,喧嚣随着日暮落定,老妇开始收拾茶棚,外边又来了过路的人,这一行人男女老少都有,推着独轮车挑着担子箩筐,体弱的妇人坐在车上,幼小的孩子躺在箩筐里。

    “阿婆还有水吗?”几个年轻的男人问。

    这一行人不是货商,不是小贩,拖家带口大冬天的离开家走路,多数都是逃难,这些年逃难的人是多了,老妇感叹着一年不如一年,将要盖上的锅再打开,让他们进来喝水,又询问这是怎么了要去哪里。

    “我们隔壁村遭了山贼了。”男人们叹口气,“一个村子都没了,我们是不敢在家了,好多人都出来投奔亲朋躲一躲。”

    又有山贼了,真是造孽啊,老妇叹息,看着这老老小小就着热水分食一块干饼,很是可怜,心里又一动:“你们不如去窦县试试。”

    为首的男人显然知道窦县,吓了一跳:“那里山贼闹的更厉害,县城都遭殃了,怎能去?”

    “窦县在剿匪呢,反是去当民壮的,都能吃饱饭。”老妇解释,看着这一群老弱,“而且军营外还有粥缸,任何人都可以随时吃粥,你们投奔亲友这么多人只怕也吃不饱。”

    亲友接待这么多人也养不起,日子定然不会好过。

    窦县军营施粥了?这倒是没听说,男人们对视一眼。

    “窦县距离近,我们可以去看看,年轻的去当民壮有饭吃,我们这些就乞些施粥,不行的话再去投奔亲友。”一个老者拍案。

    有时候宁愿要陌生人施舍,也好过麻烦亲友。

    老妇笑道:“要是民壮当的好,可不止民壮一个人吃饱,全家都能吃饱呢。”

    还有这种事?一群人面面相觑将信将疑,走投无路乱走路,老者起身:“我们这就去窦县军营看看。”

    大冬天的在野外睡觉也是受罪,还不如连夜赶路,早一点到了窦县早一点喝上一碗热粥。

    一行人披着夕阳蹒跚向窦县而去,老妇盖上锅,留下一点灶火燃着,如果有过路的晚上可以借火取暖,然后才慢慢的回家去了,身姿老迈脚步轻快,这个冬天对她来说会好过了,生意好倒是托了窦县闹山贼的福了。

    真是滑稽的世道。

    窦县的主簿也是这样想,当他看到军营外排起的长龙,以及架着的高高的粥缸的时候,他有些想不明白,召集民壮剿匪怎么就变成了施粥。

    “这些是什么人?”他问。

    来迎接他的张小千意气风发指点:“是民壮的家人,自愿来帮忙熬粥,当然,我们军营管饭,这些是军营里的伤兵,他们虽然不能杀敌,但能维持好秩序。”

    主簿转头看他:“这些人我知道,我是说,这些领粥的人是什么人?”

    张小千怔了怔,看着军营外的长龙这才察觉,什么时候军营外有了这么多人?喧嚣热闹如同窦县城里的集市,难道整个窦县的民众都跑来领粥了?

    佰度搜索 噺八壹中文網 м.x81zw.com 无广告词小说网

章节目录

第一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Q中文网只为原作者希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希行并收藏第一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