噺⑧壹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哽噺繓赽捌㈠小説蛧

    阿骨打在鸳鸯泺吃的败仗,如果单从这场北方的列国大战的局势来看,甚至都不能说是一场失败。

    因为阿骨打挥军东进的目的,本来就不是和周国决战——就算打下了鸳鸯泺畔的燕子堡,阿骨打也不会继续向周国(东辽)境内深入了。因为鸳鸯泺以东,就是东辽骑士的壁坞集中区了。

    至少有上百座已经建成的骑士壁坞,虽然壁坞中的骑士都不在家,跟着萧太后打仗去了。但是骑士还有子弟,还有老婆,有些还有父母。都是能用弓弩上城作战的。

    阿骨打哪有闲工夫一个个去攻拔?

    况且坝上草原就挨着周国的燕地。以暴周的动员能力,这会儿说不定又是举国欢庆,闻战大喜了。

    完颜阿骨打吃错药了才去和暴周拼命——他是去鸳鸯泺摸了一下老虎屁股,可那是打着摸一下就跑的主意。属于乘着老虎不留神(www.shubao2.cc),占点便宜,不是真的要扑上去咬老虎。

    而他这么干,一个是为了麻痹西边的章理和耶律大石。

    阿骨打当然不怕和西辽、西凉打硬仗。但是能打巧仗谁肯打硬仗?况且西辽、西凉的机动性都很强,不麻痹了他们,没准连硬仗打不成。只能打一场没完没了的追逐战了……

    而阿骨打的第二个目的,则是试探一下周国的虚实。

    都说暴周厉害,可究竟多厉害呢?不打一下谁知道?趁着武好古率部东征高丽,阿骨打正好来探一下虚实。就算被“武老虎”挠一下,也不会致命,毕竟“武老虎”现在正在吃高丽国,一下子腾不出手暴打大金国。

    这个目的,阿骨打其实已经达成了——暴周太厉害了,比想象中还要厉害!

    所以往后就别考虑和暴周打仗了……

    别看阿骨打在鸳鸯泺折了几百人马,还损了一些威名。不过在他看来,这都是值得的。

    现在不吃这个亏,将来就有可能吃一场致命的败仗!

    而在吃了小亏,探明了暴周虚实之后,阿骨打果断下令转进,更是尽显了名将本色。

    真正的名将,不仅会打胜仗,而且还会打败仗——会及时撤退,会把大败变成中败,把中败变成小败。绝对不会为了脸面把宝贵的兵力投入根本不能取胜的战场。

    所以在鸳鸯泺小败后,阿骨打当晚就撤兵向东北而去。

    十万大军打着火把,在坝上草原上拉出了望不到边的行军队伍。

    “阿骨打要去千里松林?”

    “应该是的,是去救援临潢府吧?”

    “真是可惜了,要是他能多打几日,咱俩就发了……”

    “现在也不错,有六百多斩首了。”

    “唔,等明天天亮后,就派人去向野狐岭报功吧。”

    燕子堡的城头,刚刚打了场无惊无险的“2000破10万”的大胜仗的王彦和李孝忠,也被阿骨打的佯动给欺骗了。

    想想也是当然,阿骨打怎么可能不救临潢府呢?那里可是昔日大辽国的上京啊!

    如果让萧太后夺回上京,那就意味着大辽的复兴!

    所以在第二天一大早,燕子堡立即就像野狐岭要塞送去了报告——一是报功;二是报告了阿骨打率领十万大军向千里松林运动的情况。

    而这个错误的敌情报告,又成功的误导了大周国的都军机司。

    赵钟哥领导的都军机司立即就给马政指挥的辽西军团、慕容鹉指挥的辽东军团下达了战备的命令。

    又要求萧太后的军队加紧施工,无论如何都要在阿骨打越过千里松林前,完成八个棱形出堡和壕沟——八面堡可以用木栅栏凑合,但是出堡和壕沟必须完成!

    在完成潢河北岸的简易棱堡的同时,东辽军队还须烧毁草原,以迟滞金兵的前进,争取时间撤退主力……

    与此同时,得到都军机司通报的执政府,一方面下达了总动员令,召集所有在乡的骑士、府兵入伍;一方面还把十万金兵在鸳鸯泺受挫后,通过坝上草原北上千里松林的消息,通报给了大宋和凉国驻天津市的公使。

    错误的军情,又很快通过宋国的600里加急,送到了河东、朔方和黑山军前。

    当消息传到西北的时候,已经接任了河朔宣抚使的童贯正在河套南岸草原的朔州城中,等待着和进驻河对岸黑山城的章理见面。

    童贯并没有把自己的宣抚司摆在太原,而是放在了自己能够掌控的朔方路的朔州城——朔方路是童贯一手创立的。而且他和灵州高家还有河西天理教的章疯子(章理)关系都挺好。三家一度还是共同进退的盟友!

    如果不是有残疾,少了传宗接代的宝贝,童贯现在没准就和章理、高尧卿一样,都是一方王者了……

    不过即便没有在朔方割据,童贯在朔方军中还是遍植亲信。

    现任的朔方路兵马都总管黑文韬和兵马都钤辖陆谦,就是童贯一手提拔的心腹。

    其中黑文韬也是御前骑士出身,跟着高俅、武好古参加过对西夏的战争,创立朔方军的时候他就是正将。在童贯离开之前,就被提拔当了兵马都总管兼经略安抚副使。

    而陆谦更是跟随童贯多年的老部下,也在童贯的关照下平步青云,现在的朔方军将领中的二号人物了。

    现在朔方军的两大军头,都没在朔方路的治所朔方城呆着,而是和童贯一块儿到了北方的朔州城。

    同时,朔方军五将新军(朔方军原本只有四将新军,最近扩充了一将)中的四将,也全都集中到了朔州。

    根据童贯的计划朔方军的主力将会和灵州军、凉军在黑山城会师。组成一个由六到七万人马组成的主力兵团,然后再等待耶律大石的西辽军抵达。

    西辽军号称四十万众!实际上是把不能作战的家眷、奴隶都算了进去。不过可以引弓出阵的兵马也不下八万人。

    在大会师后,各方就将集中起十四五万人的大军,比金国的十二三万人马(包括阻卜)还多一点。就有了西进决战的本钱。

    这阿骨打是不世名将,童贯、章理、耶律大石三人也不是傻瓜。

    他们才不会在完成会师前,单独去和阿骨打会战呢!

    不过童贯虽然不傻,但是赵佶的一道圣旨,却让童贯陷入了两难——赵佶不允许童贯的朔方军和高尧卿的灵州军参加凉国、西辽的军事行动。

    至少在金国败象毕露前不许参加!

    而少了朔方军和灵州军的30000兵马,章理和耶律大石最多只能拿出12万人,同阿骨打不相上下。

    而且耶律大石的八万大军远远不如朔方军、灵州军那么精锐,很难充当主力……

    所以得到了赵佶的旨意后,童贯一直在犹豫是否要“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

    就在童贯犹豫是否要违旨进军的时候,朔方军真正的长官,朔方路经略安抚使王安中奉旨抵达了朔州军中。而且还给童贯带来金兵败绩和东进的“可靠消息”。

    王安中和武好文同一科高中进士,之前还入过苏轼门下,是武好古的师兄弟。不过他没跟着武好古“叛宋”,而是入了苏辙、苏迟的门下。

    成了个“由旧而新”的人物——跟着苏辙混得时候是旧党,跟着苏迟混得的时候又是新党“周务派”了。

    现在苏迟、苏适、苏逊这哥仨都在泉州丁忧(苏辙在夏季去世了),纪忆去了交趾国,张叔夜、张克公也相继外放。本来在当中书舍人的王安中也跟着倒霉,被派到朔方当了安抚使。

    可王安中哪懂什么军事?他虽然是苏门弟子,可是他一直都是文官,没有军事经验。所以就只能上面说什么是什么了……

    “宣帅,官家和蔡太师的意思是静观,且看周金二国分个死活,不必在金人背后捅上一刀。”

    在童贯的节堂之中,相貌儒雅,举止之中,自带着几分风流的王安中,正皱着眉头,说着他不在行的军务。

    “帅司,如果咱和高家军不跟进,河西军、西辽军就孤单了。万一他们也打了退堂鼓,那咱们又会孤单……”

    开口说话的是黑文韬,四十来岁的军汉,早先是西军的小将,后来在兵学司三年,再后来当了骑士,又是戎马倥偬,军事经验丰富无比。只是沾染了灵州军、河西军的跋扈脾气,不把外行文官太当回事儿。

    王安中有些不快的瞥了黑文韬一眼,“这是官家和蔡太师的意思,你难道认为官家和蔡太师错了?”

    黑文韬哼哼了一声:“军务之事最讲实际,是非对错,在战场上自见分晓。如今朔方、灵州的三万大军都在朔州……若有闪失,就是西北震动!”

    “怎么会有闪失?”王安中脸色已经有点难看了,“金国新败,又急于救援临潢府,西京道一带只有阻卜兵马维持。以河西、西辽的十二万大军还打不过区区阻卜?”

    “战场上的事情,情愿牛刀杀鸡,也不可掉以轻心……”

    “泽之!”童贯唤着黑文韬的字号,“不可如此无状!军中大事,自有咱家和王帅司议之,你是武将,只管厮杀即可。”

    佰度搜索 噺八壹中文網 м.x81zw.com 无广告词小说网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Q中文网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