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日,凉桥众人便一早来到大和城王宫内,听从阁逻凤的调遣。而阁逻凤则是一早就等候在王宫内。

    这一仗,事关南诏生死,阁逻凤当然非常重视。这几日,他已经将紫燕城和越析城所有的兵力都集中在了大和城外,他能做的也只有这些了。

    如今的南诏,唯有搏一搏了,但是至于结果怎么样,只有苍天知道了。

    当天,阁逻凤为南诏各路前来的侠义之士亲手御赐了战袍,便封了他们为前线将军,他的一番话极大的鼓舞了众人的士气。

    随后由阁逻凤亲自率兵,直奔大和城外。

    这一日,大和城的百姓不管老少妇孺都站在街头,为南诏众位英雄欢庆打起,大和城的生死,全部都寄托在他们的身上。眼见百姓的期盼,众人不禁感动,这场战争,是输不起的战争。倘若他们输了,大和城就没了,南诏也没了,这千千万万的无辜百姓,恐怕也难免受到牵连。

    南诏军紧关城门,一直都在等待阁逻凤的到来,所有准备工作都已就绪,就待大王一声令下,两国之争便一触即发。

    当阁逻凤率领众人来到大和城的城台上,放眼望去,黑压压的一片都是大唐军,如此场景,确实令人胆战心惊。

    “南诏的强盗贼子们,你们给我听着,我大唐几百万大军,再看看南诏,不过就是些残兵败将。想要活命的,就赶快放下手中的兵刃,如若违抗,我大唐必将你们碎尸万段,定让你们尸骨无存!”李宓高声的呼喊着,接着又是大唐军同时发出“灭南诏...灭南诏...灭南诏”巨吼声,几万人的声音响彻在大和城外,山呼海啸,令人毛骨悚然。

    “李宓,你我相交一场,为何就不听我一言,今日就非要闹得个兵戎相见吗?”阁逻凤大喊道。

    “我们也是各为其主,皇命难违,今日之战,势在必行!你若看在我们曾经相好的份上,就开城投降,我绝不为难你!”李宓大声应道。

    “大王,看来李宓今天说什么也要打了,我们不必和他费口舌了,干脆放开城门,让我们冲出去杀了那个狗贼!”游言风大声唤道。

    在李宓的部署下,大唐准备军分三路攻打南诏。

    昨晚,由何履光率领的一路水师已经被任中乾和穆严飚两位将军尽数歼灭。如今,大唐军重点将兵力放在了这龙尾关,而且是由李宓亲自挂帅,至于由李贞元率兵攻打的龙首关,只要拿下这龙尾关,占据了地理优势,就会不战而胜。

    阁逻凤也觉得游言风言之有理,若是李宓还看在他们好友的份儿上,定会领他这份情,可尽管南诏如何派人与其商讨,李宓还是一意孤行,一直都屯兵大和城外,坚持要攻打大和城不放,如今之际,看来只有放手一搏了。

    “南诏三军听令!现命录斌将军、柴放明将军、司徒坤将军、流清平将军率领二路大军攻守龙首关。其余将军由我率领,正面攻打龙尾关。城门打开后,再兵分三向攻打龙尾关,由武廷方将军、景绍洋将军、傅致臣将军往左向进攻,著文凯将军、聂语靖将军、段章承将军往右向进攻,剩下的众位将军跟随我由正面进攻,我们要一鼓作气,拿下李宓,大家是否听明白?”阁逻凤高声下令道。

    “明白了!”众人都已经明白了阁逻凤的话,齐声应道。

    聂语靖稍微犹豫了一会后,道:“大王,你不能派司徒坤和流清平攻打龙首关啊?能不能......”。

    还没有待聂语靖话说完,流清平知道她要说什么,她担心的是与众人分开后会出什么意外,可这上场打战,又有谁敢保证就不出意外?于是打断了聂语靖的话,道:“师妹不必担心。大王,我愿前去攻打龙首关!”。

    “我也愿前去!”司徒坤道。

    “如此甚好!”阁逻凤道。

    聂语靖看了看流清平和司徒坤,心中还是有些担忧,道:“两位师兄一定要多加小心!”。

    “擂鼓助威!开城迎敌!”阁逻凤高举金刀,放声高呼道。

    阁逻凤一声令下,众人齐身跃下高台,朝着大唐军冲了过去,大唐军也像捅破的马蜂窝一样,密密麻麻的冲了过来。

    一瞬间,大和城外硝烟弥漫,兵戎相见之声、奋杀嘶吼之声交融在了一起。

    从城台上看望,中间有两个人,似乎在演练着双剑合璧,每发一剑,大唐军便死伤一片,此二人便是陆延清和江小箐。

    两人一路高歌猛进,势不可挡,眼看就要杀到李宓身前,接着大唐就是几百号上好的弓箭手,对准了他们,陆延清眼看不妙,急忙大呼,要江小箐回撤。正当二人回撤之际,大唐军又趁势杀来,乱军之中,幅一清胸口正中三箭,没有留下只言片语,顿时倒将在地,瞬间身亡。

    江小箐眼见幅一清倒下,口中大声呼喊着“幅师叔”,同时一路杀奔过去。

    眼见江小箐有些松懈,大唐军瞬间将火力对准了江小箐,陆延清原本只拿出无情剑,眼看江小箐陷入重重包围之中,急忙取出背上另外三柄宝剑,四箭齐发,金光闪烁,爆声如雷,接连损伤大唐军几百号人,终于将江小箐救出重围。

    “小箐,你没事吧?”陆延清大喊道。

    “我没事。擒贼先擒王,我们和二人之力去杀了李宓!”江小箐大喊道。

    “大唐军势头正猛,我们切莫硬拼,要见机行事!”陆延清道。

    “不好,聂姐姐有危险!”江小箐看见聂语靖和著文凯也陷入了敌人的包围之中,便一边喊一边前去支援聂著二人。

    陆延清接着又一路斩杀过去,所到之处总有一道耀眼的金光伴随着他,只要有他经过之地,周围便会开辟出一道宽大的缝隙,聂语靖眼看四柄宝剑扫了过来,急忙大呼著文凯和江小箐,要他们退闪一边,否则会被寒铁宝剑所伤。

    陆延清的存在,太耀眼,引起了李宓的主意。

    李宓知道,要想拿下这场战争,就必定要拿下此人,于是下令,将火炮对准这道金光灿灿的地方狂轰乱炸。

    “大家快往后退,火炮来了!”著文凯看见飞来的火炮,大声高呼着提示众人,便电光火石般上前,拉回背对火炮的聂语靖。陆延清急忙转过头去,眼看火炮就要飞到身边,急忙收回四柄绝世寒铁宝剑,又快速的对准火炮飞来的方向发了一掌,寒铁宝剑尽然抵挡住了飞来的火炮。

    当火炮在空中爆炸时,伴随着那震耳欲聋的声响,周围的一片不管是大唐军还是南诏军,死伤一片。

    这一幕不仅让李宓惊讶,就是令阁逻凤都是惊得合不拢嘴。

    由于离敌人火炮发射之地太近,陆延清知道挡得住第一颗炮弹,终究会挡不住第二颗、第三颗,便大声呼喊众人,稍稍往后撤退,就算火炮来临之际,也能有充足的时间应对。

    陆延清的这一档,似乎激怒了李宓,此时的李宓高声喊着什么,接着就是几十颗火炮不断飞将过来,瞬间周围发出了隆隆的爆炸声,此时的战场也是狼烟四起,尸横遍野。

    凉桥众人眼看抵挡不住,接连大呼暂且往后退,可是游言风却躲避不及,丧命在火炮中。

    聂语靖、著文凯、梳文理眼睁睁的看着游言风被炸得尸骨无存,虽是伤心不已,却也束手无策。

    </br>

    </br>

章节目录

凉桥十八洞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Q中文网只为原作者邓嵘臣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邓嵘臣并收藏凉桥十八洞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