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com" target="_blank">www..com</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div id="content">    第八章真相我吃过饭之后又出去买了点东西才回教学楼,大概计算了一下,有一个小时的时间。

    当我爬到楼顶的时候简直被眼前的场面惊呆了。

    这骚货已经喷的一塌煳涂,满地都是尿水、淫液,黄的白的混成一片。

    那条狐狸尾巴也从屁眼里掉了出来,并且屎都喷了出来,弄的她屎尿都顺着腿往下淌。

    至于我放在她腿间的那个瓶子,则并没有接到什么东西。

    再看这骚货,像瘫了的智障一样,两眼翻白,眼泪、口水、鼻涕淌的脸上、奶子上到处都是,口中一直发出奇(www.yhwx.net)怪的声音,浑身不停的抽搐,好像马上就死了一样。

    没想到,一直高高在上,冷艳的如同不食人间烟火的女神(www.shubao2.cc)老师今天被玩弄的如此惨烈。

    如果这一幕被别人看到了,那颠覆的不仅仅是三观那么简单了。

    这么难得的画面我自然不能放过,赶紧拿出手机拍了几张照片,可以作为永久的收藏了。

    然后我慌忙过去把她身上的这些道具取下来,给她松绑。

    就在我松开绳子的那一刻,骚货应声瘫倒在那片屎尿当中。

    看样子这骚货真的被玩残了,简直是视粪土如床铺了。

    这一幕自然也不能放过,统统用手机记录下来。

    然后我又下楼弄些清水,给这骚货冲洗干净,最后给她穿上件衣服,让她休息一会儿。

    等她缓过来就开始哭泣,此时的哭跟往常的哭是不一样的,是毫无声息的流泪,而不是痛哭、大哭。

    记得某位剧作家曾经说过,人在痛哭或者愤怒的时候会选择咆哮或者痛哭,而当一个人流泪时甚至连抽泣都没有的时候,那么,他在对命运死心。

    而这骚货此时的样子恰恰就是后者,哀大莫过于心死,看来这次我玩的太过分了,万一骚货想不开以后还玩个鸟啊。

    最后我极力开解,从各个角度出发对其进行劝导,最后还是得到一个“滚”的答複。

    没办法我只好跟她说,让她先从楼上下去,然后我再走。

    在这样的情况下骚货才擦干眼泪离开。

    我一直盯着她走出教学楼走进校园我才算舒口气,我真担心骚货一时想不开会从楼上跳下去。

    不过由此看来,要让这骚货好好休息两天,不然迟早会玩出事。

    地阯發鈽頁/回家的路454545.c○m哋址发咘頁/迴家锝潞4v4v4v.com好了今天的故事就到这里了。

    最后奉上我拍的那几张照片。

    顺便说一句,各位狼友如果谁有刺激的调教方桉,不妨发站内信给我哦,一旦采用了有机会获得骚货的露脸照片的哦,如果连续三次都采用了,更有机会加入到调教队伍里来的哦。

    好了,下面看照片。

    下面是四张照片,照片上的女人脸上打了马赛克,不过我此时已经确认那就是妈妈了,因为那个女人不再是短髮,而是一个长髮女人。

    最有力的证据则是妈妈脖子上的那条项链,那是去年妈妈过生日,我用我攒了一年的零用钱给妈妈买的链子,吊坠花色是我和妈妈名字的拼音缩写“yx&r”意思是怡娴和然。

    之前视频的画质都比较差根本没注意,而现在,我一看就看到了这个。

    帖子里的那四张照片无疑点燃了我的愤怒,因为照片中的场景比着贴子的描述有过之而无不及,可想而知妈妈当时的惨状。

    看来我不能守株待兔,必须要主动出击。

    当晚,我去洗手间冲了个凉水澡,然后把房间的空间开到最冷,把时间定到早上五点关机。

    准备好之后,我就光秃秃的躺在床上睡觉。

    我必须给自己一个不去上课的理由,因为我需要独立的时间。

    不知道过了多久,伴随着我满脑子的胡思乱想迷迷煳煳睡去。

    清晨的时候,妈妈做好饭一直不见我起床,叫了几次也不见我回应,就推门见到我的房间,当她打算摇醒我的时候,却发现我的发烧了。

    在我被叫醒的那一刻,我顿时感觉头痛欲裂,浑身酸软,没有一点力气。

    当量了体温之后却发现我烧到了39度。

    这下可把妈妈吓坏了,慌忙要打电话给学校请假留下来照顾我。

    而我却有苦难言,本来打算把自己弄病,然后就有借口自己在家了,现在看来,我对自己下手太重了。

    虽然这样,我也决不能让妈妈在家陪我,不然这次就白白自残了。

    终于在我的不断劝说下,妈妈同意带我看过医生之后就回学校。

    地阯發鈽頁/回家的路454545.c○m哋址发咘頁/迴家锝潞4v4v4v.com这次我之所以这么做完全是因为我不能让妈妈发现我装病,想想看,妈妈这几日饱受惨无人轮的摧残,然后又发现自己的儿子欺骗自己,我担心妈妈会想多。

    所以我必须要真病,我不能心存侥幸。

    到了医院,医生说是着凉了,吃点药休息两天就好了。

    这样正中我的下怀,如果要让我输液那我还搞个屁啊?回到家中,吃过药,妈妈一再嘱咐我要在家好好休息,然后就出门了。

    我表面答应的挺好,可妈妈刚出门我就尾随出去了。

    一路上无话,妈妈进入校园直接就了办公室。

    由于现在是上课时间我作为学生没办法随便出入校园,所以还是选择了老办法翻墙过去。

    目前可以确定的是哪只黑手就是学校里的什么人,而找出那个人最简单有效的办法就是盯着妈妈。

    我便躲在办公楼的角落里,偷偷监视妈妈。

    可是整整一个上午过去了,这期间除了出去上了两堂课别的并没有跟什么人接触过。

    我突然想起那篇帖子里说过,要让妈妈休息两天。

    算算时间,今天也才是第二天,何况他所说的那个两天意义很笼统,并不是数字上的两天。

    我不禁暗想,难道我这次是白白生了一场病?就在快要放学的时候,妈妈接了电话。

    就在妈妈看到来电显示上的名字时,眼中闪过一丝恐惧。

    最后犹豫半天还是接了。

    “什么事?”妈妈的语气很冰冷。

    这很反常,妈妈平时虽然待人冷漠,但不至于忽略了礼貌,哪怕是她很讨厌的人电话接通时也要先称呼一番。

    可是这个电话似乎让妈妈乱了心神(www.shubao2.cc)。

    那边不知道说了句什么,妈妈应了声便挂断了电话。

    随后就看见妈妈的眼眶湿润了,虽然她仰起脸极力控制不让眼泪下来,可是还是泪水还顺着脸颊滑落下来。

    看来那只黑手又要出手了。

    沉寂了半晌妈妈才蘸干眼泪走出办公室。

    我慌忙躲藏起来避开妈妈,等妈妈走过去之后悄悄跟在后面,结果却发现妈妈去办公室三楼。

    这让我很意外,三楼除了校长办公室以外就只剩下会议室了。

    难道那只黑手在会议室里。

    可是接下来事更让我意外,妈妈径直走向校长办公室,没有敲门推门就进去了。

    什么情况?难道打电话的人是校长?我慌忙跟过去,还好房门没有关实,只是虚掩着。

    我悄悄把门再推开一些往里观看。

    “他被人打了!”张筱校长眼皮都没有抬一下,对站在一旁的妈妈说。

    看上去还是那么的高傲。

    他?这个他指的是谁?他被打跟妈妈有什么关系?“哦?”妈妈只是有些意外的应了声。

    “不是你干的?”张筱不屑的冷笑道。

    “我没你那么卑鄙,不会做那么无耻的事情!”妈妈的语气有些激动。

    妈妈的话让我大跌眼镜,一向淑女的妈妈居然这么公然顶撞校长。

    不过这么看来,张筱和妈妈不像刚刚才认识几天的样子,应该老早就认识了,而且之前还有些过节。

    张筱并没有被妈妈的话激怒,反而是笑了,笑的有些得意。

    突然,“咚”的一声,妈妈双膝弯曲跪在了张筱面前,哀求的说道:“我求求你,张筱,你放过我吧,事情都已经过去那么久了,况且我也,我也受到了惩罚!”看到这一幕,我几乎忍不住要冲进去给张筱几个耳光。

    质问她,我的妈妈为什么要给你跪下?可是我隐隐感觉到这其中必有隐情,最终还是忍住了。

    张筱突然大笑了起来,笑的很狰狞,但是,在狰狞背后还带有一丝凄凉。

    而后,她不屑一顾的说道:“你在求我?你怎么不想想我当年下跪求你的时候你是怎么对我的?”说到最后,语气变成了嘶吼。

    地阯發鈽頁/回家的路454545.c○m哋址发咘頁/迴家锝潞4v4v4v.com“我承认我当年伤害了你,可那个时候我少不更事,后来我不也因此付出代价了吗?”妈妈慌忙跪着向前挪了几步,辩解道。

    “你走!”张筱似乎并不想听妈妈辩解,而是摆摆手,冷声说道。

    “可是张筱……”“滚……”张筱再次嘶吼起来。

    妈妈吓得一哆嗦,只好闭嘴。

    然后起身退出校长办公室。

    我慌忙躲藏起来,避开妈妈。

    看着妈妈落寞的背影,我忍不住在想。

    妈妈和张筱果然老早就认识,从对话中不难看出,她们当年不仅仅是有过节那么简单,似乎是仇恨。

    可是,如今妈妈会有什么把柄在张筱手上呢?以至于弄得妈妈要向她跪地求饶?勐然间,我心里冒出一丝预感,妈妈被人玩弄的事情跟张筱有关。

    妈妈还未走远,我就听到张筱在办公室里说话,确切的说是气急败坏的吼叫。

    此时办公室里只有张筱一个人,那么她现在应该是在打电话。

    我赶忙靠过去偷听。

    “你怎么这么没用,平时你在学校里不是挺嚣张的吗?怎么会被打?”张筱不停的质问着对方。

    “我不想听你解释,我要让那个贱人一分钟也不得好过,听的明白吗?是一分钟也不……”张筱近乎歇斯底里。

    “什么?跟欣儿有关?”突然,张筱的语气露出几分惊讶,随后挂掉电话,匆匆走出办公室。

    我慌忙再次躲起来,看着她离开。

    她走路时的脚步很急躁,应该是着急去做什么事。

    完全没有了一往冷傲的样子,甚至有些狼狈。

    不知道电话那头跟她说了什么。

    我不禁在想,她口中的那个贱人说的难道就是妈妈?而电话里的那个人是谁?玩弄妈妈的人!这念头瞬间在我脑海中弹了出来。

    她能说出那样的话,对方不可能会是别人。

    而她说那个人被打,最后又说跟罗欣儿有关。

    难道?这让我不由得想起于涛,视频中那个男人大腹便便,而于涛就是个胖子,从身形看,两个人很相似。

    想到这里我慌忙向张筱跟去,她果然向二年三班走去,在班门口喊了一声。

    过了一会儿罗欣儿走了出来。

    由于我不敢靠的太近只是隐约听到张筱提到于涛的名字。

    然后罗欣儿说了什么我一点也听不到,只听到张筱还提到了我的名字。

    这让我挺意外的,难道张筱知道我和妈妈的关系?再后来我就听到罗欣儿大吼:“为什么?”从语气中能听到她很委屈。

    紧接着张筱也大吼道:“因为我是你妈!”之后罗欣儿就哭泣着跑开了,不过她却没有回教室,而是向校园外跑去。

    张筱追了几步没追上就放弃了,自己回了办公室。

    事情发生到这一步,我已经捋的差不多了。

    首先妈妈和张筱之间在年轻的时候不知道什么原因结下了仇恨,后来张筱调来妈妈所在的学校当校长,然后仇人相见就心生报複。

    所以纠结了于涛来对妈妈施暴。

    不出意外的话,事情应该就是这个样子。

    可是,不管是什么仇怨她都不应该用这种方式报複妈妈,这种行为,我决不饶恕!我从袖筒里取出事先准好的尖刀向张筱的办公室走去。

    这把刀本来是给于涛准备的,现在看来,要多宰一个了。

    当我来到张筱办公室门外的时候,却听见张筱又在打电话。

    “您放心,他们父子相认不了,等我把那贱人彻底沦陷了,他的儿子也就废了。

    ”张筱说话的声音很是恭敬。

    我愣住了,她这次所说的贱人难道还是妈妈?如果不是,那除了妈妈还会有谁会在她手中沦陷,如果是的话,那她所说的父子是谁?儿子又是谁?从张筱说话的语气上来看,电话那头绝不可能是于涛。

    于涛只不过是张筱手上的一颗棋子,她不不可能对着一颗可有可无的棋子恭敬有加。

    地阯發鈽頁/回家的路454545.c○m哋址发咘頁/迴家锝潞4v4v4v.com却听张筱接着说道:“您完全不用担心,等我玩弄够了这对母子,这贱人就会和她儿子一起消失,他永远见不到他们母子。

    ”我不禁一惊,原来那个儿子果然是我。

    这个贱货不仅对我妈妈下手,竟然还要对我下手。

    可是她之前说的父子相认又是怎么回事?是在说我爸爸么?他不是移民国外了吗?难道回来了?本来我打算进去一刀宰了这个贱人,可是以现在的情况看,她背后还有黑手。

    另外,从她对话的内容来看,她来这所学校做校长并不是偶然,而是有预谋的。

    确切的说,就是冲着我和妈妈来的。

    而且,她来这里绝不仅仅是因为报複,而是有更大阴谋,至于是什么阴谋,我不得而知。

    如果我现在进去宰了她,也许并不是好事,万一我此时打草惊蛇了,她身后的会采取什么样的手段我不得而知。

    不过以目前的情况来看,我们不会有生命危险,如果他们要我和妈妈的命的话,就没必要这么大费周章了。

    思来想去,我把尖刀又收了回去。

    本来想继续偷听下去,看看能不能再听到什么消息。

    可是张筱却挂断了电话。

    现在已经快到放学时间了,如果我不赶快离开,一会被妈妈发现我就惨了。

    于是我快步冲下办公楼。

    在我打算离开校园的时候下意识往教学楼望了一眼。

    却发现有一个靓丽的身影站在一年三班门口,时时往教室内观望。

    没错,那是罗欣儿,她在那干吗?再等我吗?此时下课铃声已经响起,我来不及再待下去,飞奔冲出校园。

    可就在我冲出校门的那一刻,我突然想起一件事情。

    所以,我没有离开学校,而是选择站在校门口,等罗欣儿。

    不一会儿,罗欣儿便出现在校门口。

    只是今天的她看上去闷闷不乐的,没有了往日的朝气。

    “你找我?”我挡住她的去路,故意问道。

    当罗欣儿看到我时,脸上瞬间露出喜色,可立即又变成一脸惊慌,一把抓起我的手,急道:“快走!”然后就拖拽着我往前走。

    我就这样任她牵着走到一处僻静的地方才停下。

    刚停下罗欣儿就急切说道:“安然,你转学吧!”“为什么?”“我妈可能会对付你!”“又是为什么?”我故作惊讶。

    “因为,因为我告诉我妈我喜欢你!”说完之后,罗欣儿小脸上泛起一片红晕,衣服小女儿的姿态。

    这个回答却让我很是意外,本来我以为张筱跟她说了什么,现在看来,她什么都不知道。

    还天真的以为张筱会因为这点大动干戈。

    这是个傻得可爱的丫头。

    不过,她怎么会喜欢我的呢?她每次见到我的时候我不是狼狈不堪的样子?是哪一点吸引了她呢?“为什么?”我再次用这个三个字作为回答。

    “哎呀,你哪来那么多为什么呀,说了就是说了,反正我早晚都会说的。

    ”她更加娇羞了。

    “我,是说,你为什么,喜欢我?”现在我和张筱之间必定会有一场恩怨要了,我决不能让她的女儿参和进来。

    经过上次的接触,我发现这个女孩心地善良,天真烂漫。

    在我心里开始有了和她做朋友的想法。

    可是经过今天的事情,我发现我不能和她再接触下去了,因为我不敢保证在以后的複仇计划里,我不会利用她、伤害她。

    如果会有那么一天,还不如现在就划清界限,到时候真的要敌对的话,对她伤害也不会那么大,至少只有恨,而不会有痛。

    “喜欢就是喜欢,哪有为什么?”她嗲声说道。

    她以为我是在故意挑逗她,却不知我心中所想。

    “可我,不喜欢你。

    ”我冷漠的说道。

    “什么?”她愣住了。

    “我说,我不喜欢你!”我一字一句的说道。

    说完,我转身就走。

    当我说完这句话的时候,心里陡然泛起一丝痛楚,说不上是为什么?我不断的提醒自己,那是我仇人的女儿,不能对她有任何念想,可我越是这样越是心痛。

    今天我本来是想还了她那顿饭的,报了她两次帮我解围的恩,现在看来不还的好。

    当我到家的时候,妈妈已经到家做好了饭。

    见我回来就问我去哪了?我谎称出去晒了会太阳。

    然后就开始吃饭。

    我一直回想着张筱最后在电话里说的那两句话,脑海里一直有一个疑问。

    而这个疑问估计只有妈妈能够解答,可是,我该怎么开口呢?思索再三,我还是直接问了:“妈,我爸当年真的是移民了吗?”【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美母沉沦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Q中文网只为原作者魔都黄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魔都黄瓜并收藏美母沉沦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