噺⑧壹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哽噺繓赽捌㈠小説蛧

    清军退入长城之后,终于稳住了阵脚,一则是长城内有大量的后援部队接应,二来是背后的满洲军没有进一步的追击。延边的各部满洲军,虽然占领了热河,取得了大胜,但是他们的情况也不是很好。连自己内部的事情都搞不定,自然也没有心情去追击清军,只想洗脱嫌疑的他们,并不是很在意扩大战果。

    各部满洲军出击,完全是自发行为,即没有上峰的命令,也没有统一的指挥。全程各自为战的他们,在战斗中没出什么问题,但是战后的麻烦却不小。各部的控制区犬牙交错,展开的情况也是七零八碎,一字长蛇阵、网状格、什么形态的都有。最离谱的第十三骑兵师,居然自己把自己给分割了,三个主力团,一个在丰宁,一个在古北口,最远的一个居然追到了兴隆。

    除了各部急需重新集结,调整在热河的驻防之外,弹药也是大问题。各部开战之前,全都没有准备,囤积的弹药根本没来得及下发,士兵们全是带着随军战备弹药上的战场。军官们都以为是在家门口比划一下,后续慢慢增补就可以,哪成想一家伙儿全都冲出去了。眼下情况好一点的部队,手里还有点小富裕,勉强够应敌的。情况差一些的部队,则干脆就打光了,枪里的弹药打光了,他们就得拼刺刀。

    如此情况下,各部都不敢轻举妄动了。眼下的局势,足以让他们洗脱嫌疑,他们也犯不上在扩大战事。毕竟长春没有发话,他们乱打一气,可是有很大风险的。眼下他们该做的,就是补充弹药,重新集结部队,分派各部驻防的地盘。各部是都不打了,但是有一帮人却还在不依不饶,那就是正在猛攻喜峰口的三十一师。

    三十一师是第一个开打的,也是投入兵力最多,作战时间最长的部队。但是郑勇的运气实在太差,遇到了清军中最硬的何欢,激战一整天,也没能拿到什么战果。清军全部退入边墙之后,各部向长春汇报战果,全都占领了大片的领土,大家更要谈一谈自己占领了那些州城府县。唯独三十一师,毛都没有捞到一根,连距离他们防区最近的宽城都是别人拿下的。这下三十一师便显得很突兀,郑勇也就更尴尬了。别人都通过这场战斗证明了自己,郑勇反倒有些越描越黑的意思。

    “我操他姥姥的,全师压上,两天之内给老子攻入关内,拿下遵化!”郑勇把师部的沙盘都给踹了,发出了最愤怒的怒吼。

    三十一师这次可是彻底疯了,不管不顾的全都冲向了边墙。师参谋长于四强亲自指挥三个团,兵分三路扑向了龙井关、太平寨、界岭口。郑勇则带着师直属部队,亲自支援主力团三一三团,猛攻中路的喜峰口。郑勇这次就留了一个团看家,其他全部兵力都压了上来,一副拼命的架势。

    于四强的三路大军,进展都不太顺利。太平寨等三处的清军草鸡依旧,但是他们全都得到了直隶绿营的支援,每处的兵力都在五千以上。长城地势险要,又有坚固的城关可以把守,攻击起来自然吃力。郑勇的中军主力,也是一样的吃力。退守喜峰口的何欢,已经退到了底线,再退他就得掉脑袋了,自然也要拼命。何欢的乐字营,又是清军中少有的劲旅,双方一时也是相持不下。

    “重炮营不要急于轰击关墙,稳一稳,让观察哨抓紧把敌军的炮兵阵地找出来,先给老子废了他们的炮兵!”亲临一线督战的郑勇,越看越心急,直接一脚把刘大疤瘌踹到了一边,自己接手指挥战斗。

    喜峰口分为关城和城堡两个部分,城堡坐落在群山包围的盆地里,四面用条石砌成,非常坚固,城墙有两丈多高,关门上建有四仗高的镇远楼。关城建在城堡北面,三面临山一面靠河,由三道套城组成,关与关之间由坚固的石基砌墙连成一体。城墙的六个接触点均设空心敌楼,西城墙又与长城主体相通。喜峰口呈"凹"字形,两翼山上的长城,每相隔一千米左右,还耸立着一座烽火台。周围群山巍峨,河水萦洄,两峰对峙,一峪中开,苍凉雄劲的长城起伏在山脊,盘旋在谷底,左右皆高山对拱,地势十分险要。

    何欢将辎重和营盘,全都安置在了后方的城堡里,部队则依托长城和关城防守。附近的烽火台和关城的敌楼上,何欢全都部署了加特林机枪,构成了核心火力点。按照中国人的传统习惯,火炮肯定要布置在关城的城墙上,但是何欢却没这么干。北满州重炮赶到之后,何欢便知道自己的火炮还是比人家差远了,硬钢肯定会死的很难看。所以他把火炮也分散到了两翼的长城上,一来便于隐蔽,二来也可以居高临下轰击进攻中的满洲军步兵。

    何欢分散部署火炮,虽然摊薄了自己的火力,也加大了弹药运送的难度,但也让郑勇的计划落了空。满洲军的重炮观察哨,眼睛都快看瞎了,也没有找到清军的炮兵阵地。挑了几个可疑的位置,干翻了几门火炮之后,还是有炮弹会打入满洲军的攻击部队中。长城下的地形和路况,导致部队冲击速度比较缓慢,这炮击也更容易激起地上的碎石,素来重视部队战损的满洲军,自然迟迟不能打开局面。

    “娘的,还弄不了他了!把步炮、山炮都顶上去,随步兵同步前移,老子就不信了!”指挥部里的郑勇见部队攻击受挫,更是焦躁不已。

    “师座,前方路况太差了,不是烂泥地,便是碎石滩,重武器上去根本走不动。勉强抬上去了,也迟迟无法发射,根本就是活靶子!”刘大疤瘌很委屈,郑勇的办法,他一开始就用了,可惜根本行不通。

    “娘的,让一线的弟兄们喘口气吧!各部集中全部炮火,给老子瞄准左翼山上的长城关墙打,轰塌几段城墙,老子看他还怎么得瑟!”郑勇这次可是带了足够的弹药过来,用炮弹磨他也要磨死何欢。

    有清一代都没怎么修过长城,现在用的长城都是明朝留下的古董,虽然依旧坚挺,还有巍峨的山势依托,但是面对一零五口径的重炮,还是难免有廉颇老矣之感。重炮的密集轰击之下,不但何欢的子弟兵死伤惨重,巍峨的城墙也逐渐崩解,最后成为一片废墟。

    “不要管,那些重武器了,让弟兄们赶紧撤下来!”何欢欲哭无泪,每一个士兵都是他的子弟,每一门火炮都是他的血汗,他的心这么能够不痛。

    “何大哥,那都是咱们的家底啊!”陈四各种舍不得。

    “舍不舍得,也都已经全毁了,赶紧让弟兄们撤!”何欢这些年口挪肚攒出来的武器,他比任何人都心疼,但是没办法就是没办法。

    “努力坚持,还是能留下一些的!”武二就不信满洲军的炮弹比天上的星星还多,炮击终有终结的时候,只要士兵们用心掩护,多少还是能剩下一些的。

    “人在,其他的总有办法,弟兄们死光了,还要那些劳什子有什么用?快撤!”何欢也也还知道以人为本。

    清军在满洲军猛烈的炮击之下,终于抵挡不住,不得不撤出了左翼的长城。即便何欢撤的很坚决,清军也依旧死伤惨重。乐字营左营一千一百多人,全须全尾撤下来的只有不到五百人,重伤数十,轻松两百,其他四百多人,全都死在了城墙上。而且部队装备丢失严重,火炮、机枪等重武器一件也没带回来,步枪也丢失了大半。

    “何大哥,左翼失守,我军侧翼便暴露了,关城孤木难支,右翼也没有了意义。您看我们是撤往关内,还是……”武二觉得已经没有坚守的希望了。

    “还不能走啊!即便这长城守不住,我们也不能是第一个丢失隘口的,不然朝廷肯定要拿我们的脑袋祭旗!”没事也时常研究满洲军战例,又学习了许多西洋战法的何欢,非常清楚自己的处境,但是他不能撤啊!他若是成了第一个丢失隘口,放满洲军入关的守将,朝廷是绝对不会放过他的。朝廷才不会管你如何苦战,满洲军的装备有多么先进,只要你丢失了关口,朝廷就要你的脑袋。

    “大哥,城墙都丢了,还怎么守啊?”陈四也知道朝廷的德行,但是现在真的没办法守了。

    “让弟兄们在城后,找隐蔽的沟坎藏了,放满洲军步兵上来,咱们和他们抡刀片子!操他二大爷的,拼了!”何欢也是土匪窝里出来的,别的不行,狠劲还是有的。

    何欢摔开了自己的袍服顶戴,亲自操一口鬼头刀,带着左营又回到左翼山上的长城边。不过没有登城,而是在废墟附近找地方藏了起来。满地的碎石、杂草、折树,想玩躲猫猫还是很容易的。何欢躲的时候不大,便看到了另外一个亲临一线的人,满洲军三一三团团长刘大疤瘌。

    “操他姥姥!”何欢怒骂一声,抡起大刀便冲了出来。

    “干!有埋伏!”刘大疤瘌的*一梭子干倒了十几个清军,然后他也不得不以*子接敌,两军陷入了残酷的白刃肉搏。

    佰度搜索 噺八壹中文網 м.x81zw.com 无广告词小说网

章节目录

混血八旗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Q中文网只为原作者巨兔木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巨兔木木并收藏混血八旗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