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七章 借机搦战 辰阳四客

作品:万法无咎|作者:巡山校尉|分类:武侠修真|更新:2019-06-13 11:36:39|下载:万法无咎TXT下载
  八宗英杰,除了百年前偶遇的原陆宗黑面少年和藏象宗杜念莎外,其余之人归无咎一个不识。就算是轩辕怀,也是仅闻其名而已。今日第一次真正和诸派顶尖真传相聚,归无咎心中也怀着莫大期待。

  同时在殿内诸人眼中,归无咎的形象也很出乎他们意料。

  越衡宗号称“艺门”,以三千妙法演化十八神通,九宗之内最是变化万端。

  却不料来人之气度,星眉朗目,神光湛然,一身黑色劲装,背负两柄长剑、一包兜囊,分明是剑修装束。同时渊渟岳峙之中暗藏无限锋芒,似有冲天锐气刺破穹霄。若事前并未得知消息,只怕要错认为为轩辕怀来到此地了。

  萧天石眼光微动,起身相迎。笑道:“这位想必就是越衡宗归无咎道友了。在下幽寰宗萧天石。”说了几句客套话之后,道:“容我为归道友、杜道友介绍一下......”

  先后引见了明选烈、符凝锦、尹九畴,正要轮到林双双。

  林双双一双黑色眸子骨碌碌转动,一脸跃跃欲试的神色,似乎对归无咎极为好奇。

  这时尹九畴突然极迅猛的一挥手,打断了萧天石言语,双目锋芒不可逼视,冷然道:“且慢。在下和归道友尚有一事了断。”

  林双双不由地嘟了嘟嘴,脸上现出几分委屈。

  萧天石不由一愕,他们又非聋子瞎子,归无咎、杜念莎二人入殿之后尹九畴那毫不遮掩的敌意,诸人感受得一清二楚。

  只是在他看来,四御门和越衡宗分属不同的阵营,而归无咎又是那一方新锐中的领袖人物,以尹九畴行事无所忌惮的性子,如此反应也属实寻常。

  只是他连宾主交接、通报姓名也等不及,可实在有些不近人情了。

  归无咎心中暗暗摇头。

  在入殿之时,六人中这位身着红黑法袍的铁面青目修士,为何对自己敌意如此强烈,归无咎也不明所以。

  但是当萧天石通报了此人身份门户,归无咎已心头雪亮。原来是自己百密一疏,忘记了这么一回事。

  不过他表面上不动声色,微笑道:“尹道友有何见教?”

  就在刚才靠近殿内的一瞬间,归无咎突然感受到自己纳物戒中,有一物似乎突然活跃了起来,散发出一道淡淡的生机,但是这份活跃只维持了一瞬,就重新化归于无形。

  细察这气机变动之源泉,正是中曲岛拍卖会上所得,天演金钟。

  尹九畴板着脸道:“归道友何必明知故问。你身上所藏我四御门的宝物,是否该物归原主。”

  萧天石、张宏辩、明选烈等人俱都诧然,以四御门和越衡宗的关系,决计不可能有甚物资上的交通。更何况据说归无咎近百年来远离宗门,一直在下界修炼。

  四御门的宝物,居然会流落下界?不过如此有堕宗门威望之事,他大可以事后寻归无咎解决,却没有必要当着许多人的面讲出来。

  反正只要他不说,旁人也无从知晓。

  符凝锦和尹九畴相交甚深,却知晓尹九畴的性格绝不可能将宗门声誉放在心中。相反,若此事为真,反倒是他一件寻衅的绝佳的借口。

  杜念莎上前一步,喝道:“尹九畴,想要论剑高下,又何必扭扭捏捏?归师兄作为越衡宗弟子,怎么可能身藏你四御门宝物?”

  归无咎轻轻拉扯了一下杜念莎衣角,点头道:“贵宗确实有一件宝物在归某身上。若要归还,也无不可。”

  尹九畴闻言眉头一皱。

  四御门历代真传弟子到了结丹之前的十余年,门中均会下赐下宝胎和门派独有的第二宝胎。

  元一宝胎以九炼为最高,而四御门独有之秘法,却能够教每一位弟子多出一件“第二本命法宝”,截止于七炼品阶。有这一道宝物傍身,对付功行相若之人,可谓有着莫大优势。

  尹九畴身上所藏,二物俱臻极品,乃是一件九炼宝胎,一件宗门炼就之七炼宝胎。

  四御门所炼之第二宝胎,另有一桩奇妙之处。

  同样炼化宝胎的四御门修士,自然会生出感应。炼化成功之后,相距千万里之遥,也能借此相互沟通消息。按理说未结丹之时,宝胎未曾赋予灵性,相互感应距离尚不能及远;但此时二人近在方寸之地,立刻让尹九畴感觉出来。

  不仅如此,但凡有两件第二宝胎生出感应时,双方之强弱主从,亦能分别,可谓丝毫不爽。尹九畴心底门清,方才两道气息相互制衡,竟在伯仲之间。

  这意味着归无咎身上所有,竟也是一件七炼品阶的第二宝胎。

  若说归无咎不能识得此物之价值,尹九畴是决然不信的。他咄咄逼人的眼神蓦然柔和下来,似乎正在犹豫。

  旁人只道是尹九畴找了借口向归无咎寻衅,不意被归无咎大方化解,于是此时正在寻找再度生事的理由。但其实尹九畴却当真遇到了踌躇难断之事。

  他想到了一桩往事。

  辰阳剑山和四御门既为友盟,在两宗大能一次相会的过程中,四御门掌门便提出,将四御门新近炼成的七炼宝胎,择一品质最优者,赠于轩辕怀。

  四御门掌门此言并非无的放矢,以前辰阳剑山也有英杰弟子,托宗门靡费许多代价,自四御门求取第二宝胎。得了这一桩手段,其斗法神通更上层楼,最终借此一线之差证位大能的,有自有其人。

  可是辰阳剑山大能征询轩辕怀的意见时,轩辕怀却道:若得此物,他一身功行潜力不增反减,于成道有大害。于是断然拒绝。

  此刻归无咎的形象在尹九畴双眸中突然莫测高深,莫非此人真的有资格和轩辕怀一较短长不成?

  不过他脑海中飞速运转,口中却只得到:“如此,就谢过归道友了。”

  只是他谋算落空,脸上殊无物归原主的喜色。

  不料归无咎话音一转,却道:“可惜那一件宝物却是在下自一位朋友处购得。四御门若要收回,想必不会让归某亏了本钱。”

  尹九畴听归无咎此言,下巴微微扬起,心中不惊反喜,追问道:“归道友想要多少?”

  归无咎自然不知晓一语之间,自己从足以与轩辕怀竞争的深不可测之辈,陡然跌落了两三个档次。促狭一笑道:“在下购得此宝,花费四千万精玉。”

  当初归无咎委托独孤信陵自时暻处得了宝,花费精玉四百万。归无咎一张口,将这个数字翻了十倍。

  尹九畴半真半假的作出一副怒色道:“归道友是在消遣尹某不成?”双手一合,一身气息猛然膨胀,元光凝聚化作一黑一白两柄利刃,便朝着归无咎正面击来!

  林双双小声嘟囔道:“让我先来才对。”可是却并没有人理她。

  杜念莎哼了一声,剜了尹九畴一眼,不过同样并未出手。她对归无咎可是有着超乎寻常的信心。

  归无咎心中一哂,自然不信堂堂四御门第一真传,会是一如此浅薄易怒之人。不外乎又是试探自己深浅的把戏罢了。

  但是他又何惧之有?浸淫百载的元光呼吸由心,瞬间浮在面前,化作一道精纯唯微的镜光遮挡,当中似有一道道水幕形同瀑布,不住地冲刷流动。

  那猛烈利兵砸来,两相对撼,似乎只打了一个平分秋色。

  原本归无咎声望隐隐只在轩辕怀之下,对于是否要试探出手,尹九畴貌似果决,其实并无把握。这时初一交手,只觉归无咎手段并无出奇之处,心头不由自主踏实了许多。急忙运转元光,便要再行变招。

  这时方圆坐忘塔外,突然传出一道声音遥遥传来:“且慢出手。”

  随后四道遁光一前一后,迈步进入殿内。

  归无咎、尹九畴一动念,同时收手。

  这四人俱是一身白袍,怀抱长剑。凌冽的金铁之气冰寒入骨,让人不可逼视。其气息纯化一剑,别无他物。和归无咎对比,这才算是真正纯粹的剑修。

  殿中诸人勉力抬头来看,辨清来人面目。这才发现四人均是比常人矮了半个头的身量,脸容或瘦削,或方正,或圆滑,明明差异甚大,但不知为何,却让人生出一种四人面貌极为相似、几乎是同胞兄弟的错觉。

  杜念莎在归无咎旁边低声耳语,这四人乃是辰阳剑山轩辕怀八大弟子之四。

  巫景纯,楚丹青,莫清和,吕鉴远。

  归无咎心头微讶,辰阳剑山和四御门乃是友盟,不知为何竟来劝架。

  辰阳剑山四人既已到齐,萧天石、张宏辩二人上前一步,意欲为众人相互引见。之后便是各自取得玄种,再论高下。到那时才是“红云会”之正会,尹九畴先前屡次出手,也着实太着急了一些。

  不过辰阳剑山四人却对萧天石的招呼视而不见,径直落座。

  四人当头这一位,方面隆鼻,嘴唇微厚,身材甚是粗壮,但不掩盖其相貌之威严。正是轩辕怀八大弟子之首的巫景纯。

  只听巫景纯自顾自的道:“楚师弟,你和林道友交一交手。”

  他身后一位面无表情的圆脸修士,“嗯”地一声应下。

  巫景纯又道:“莫师弟,归道友就交给你了。”

  四人中排行第三的那位,却是个英姿勃发的少年,一脸清冷孤傲,似乎拒人于千里之外。听了巫景纯吩咐,只微不可察的点了点头。

  安排妥当,巫景纯先是一笑,旋即收敛。化作一副落落寡合之态,淡然道:“余子碌碌,皆不足道。吕师弟,你虽然手痒,但恐怕也没有出手的机会。”

  排名最末的那位鹰目狼顾,下巴微凸,正是四人中排名最末的吕鉴远。只听他断然摇头道:“巫师兄不可厚此薄彼。”

  巫景纯摇了摇头,似乎颇显无奈,终于道:“藏象宗杜道友,马马虎虎也算能够入眼了。你若按捺不住,就寻她去斗上一场。下手要留些情面。”

  归无咎环视殿内一眼。

  在场之人,除却林双双懵懵懂懂,其余萧天石、张宏辩、明选烈、杜念莎,见四人如此目中无人,都是忍不住一脸冷笑,心中不忿。

  轩辕怀号称九宗真传第一,眼下固然是众望所归。但说到底也不过是和自己同一辈的人物,四百年后会上敌手。若非看在轩辕怀的面子上,他四个弟子,哪里有资格和自己四人并坐一席!

  更何况,这里是幽寰宗山门所在!

  唯有尹九畴、符凝锦,二人身为辰阳剑山之友盟,心中一动。

  四御门、真昙宗这一辈真传,十余年前俱曾经入辰阳剑山有过交流,当日都是都是隔着剑心帷幕,远远的见过轩辕怀一面的。

  据轩辕怀自己说,他这八位弟子别有独到之处,其余八家真传若是功行稍欠,恐怕并非这八人敌手。

  对于这八人根脚轩辕怀也并未讳言,大约是他本人虽是八法剑道同修,但剑念终究是天尊念头所化,经历临凡一关,难免要隔了一层,处于一种“似醉非醒”的状态。于是通过特殊机缘收下八名弟子,一一验证八脉剑道,自实证中将自家精纯剑念彻底唤醒。

  不过到底因何能寻得这八位资质如此之高的弟子,轩辕怀却并未回答。只说教四御、真昙两派真传放心,这八人眼下修为虽然惊人,但四百年后,必定不会成为和其等争夺名额之人。

  萧天石冷然道:“归道友,杜道友。还有辰阳剑山的四位道友。你们六位需要何等品阶的玄种,便请言明。”

  “历届小会,得了玄种之后自有一场比试,到时候诸位再出手不迟。若有人依旧在此处打斗,那么本宗玄种也不必再取了。”

  巫景纯本为四人之首,刚才发号施令之时甚有威严,一副大将风范。此刻他突然气度大变,仰天长笑道:“玄种我要定了,得种之后的比试也省略不得,但就在现在,我要相斗,你能奈我何!”

  言毕大袖一挥,一身洗练精纯的元光挥洒,凝成一柄锋利无双的宝剑,直往萧天石身躯刺去!

  萧天石一惊,旋即玄功运转到极致,右掌裹挟九变纷呈之气迎面一拂,硬拼一记。在他九变消解之功下,来袭剑光登时一化为二,二化为四,四化为八......最终化作一千零二十四道,每一道剑光的气息得力量,已然微乎其微。

  萧天石再一拂袖,便要将这许多剑芒扫荡。

  他心中暗自摇头,只是面对轩辕怀座下弟子一击,他便要连出两招,实在是有失体面。

  但是就在这时,一千零二十四道剑光突然合拢归一,复归于一剑,越过阻碍扎进萧天石胸口!

  ps: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