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319章 高空投下、低空跳伞

作品:特种兵之变种人|作者:上允|分类:历史穿越|更新:2019-05-12 05:32:22|下载:特种兵之变种人TXT下载
  319高空投下、低空跳伞

  从会议室出来,李鱼和张丽用最快的速度把这一次任务所需的武器装备和其他物资一一装备就绪,当然,最重要的一点,研判情报,这之后,两个人什么都不做,只是抓紧时间睡觉。

  睡觉对于普通大众而言是一种享受,大多的时候,睡觉对于军人而言其实也是享受,但在一些特殊时刻,他就不再是享受了,而是任务,比如此时此刻,李鱼和张丽就必须抓紧时间睡觉,补充体力,储备体能。

  一觉睡到了晚上的八点,两个人这才起来,之后,洗漱,吃东西,准备。

  到了晚上九点左右,一辆民用牌照的长城越野车开进了招待所,李鱼和张丽钻进车里,坐着车直接去了空军的机场。

  他们要乘坐空军的运输机去目标空域,然后在那儿跳伞。

  这一次他们要搞HALO。

  HALO,即高空投下、低空跳伞,它是跳伞课目中最危险的课目之一。

  “HALO”,即 High -Altitude- Low- Opening,意为跳伞者从高空跳下、在低空跳伞。

  HALO,这是美国空军在1960年代为了进行特种部队渗透任务时研究出的军用跳伞技术。

  运输机会在规避防空导弹与火炮的万米高空之上飞行,伞兵在跳下飞机后将以极快的速度降落至低空开伞,以尽量规避在雷达上被识别出的时间。

  这样可以使得特种部队快速潜入敌国执行任务。

  HALO的设计思想就是要伞兵尽可能快地从空中降到地面,同时缩短在空中滞留的时间,这样的话,对方的雷达就很难侦测得到了,大家就可以做到无声无息的渗透进入别国领地。

  由于许多HALO操作都是在晚上进行,因此危险性也就进一步加大。

  许多HALO伞降者在经历了一分钟的自由降落后,都有一种静止不动的感觉,实际上是悬浮在受到冲击的气柱上。

  伞降者以每小时250公里的速度接近地面,非常很危险。

  大多数HALO伞降者都使用自动开伞装置,他们的手腕上都戴着高度计。

  在1万米的高度,气温都在零度以下,空气也特别稀薄,呼吸会十分困难,所以伞降者被牢牢地固定在一个具有呼吸装置的特殊绝缘套装内,但是护目镜和高度计很快就会结上了冰。

  空军的飞机会把李鱼和张丽送到一万米的高空进行空投,空投出去后他们要在8000米的高度上开伞,然后利用伞翼滑翔40公里的距离到达指定地点。

  一般部队的跳伞训练,大多都是八百米的距离,一般很少超过一千米。

  但猛虎旅的黑龙突击队从建队开始,就是按照海军战术研究小组的标准来建设的,所以对跳伞的要求也非常高,大家不但要学会低空跳伞,还要学会高空跳伞,不但要熟练掌握白天跳伞,而且还得训练夜间跳伞,海上跳伞自然也要学习,一些极端天气下的伞降也得学习。

  所以李鱼和张丽对这一次伞降还是非常有信心的。

  这一次的任务有点特殊。

  武装分子有两种方式进入我国边境。一种是从巴坦,按理说,这种可能性应该很小,毕竟巴坦跟我们关系还算不错,所以他们对我们的反恐工作还是很支持的,一旦发现可疑人员,立即抓捕,甚至直接击毙,所以武装分子从这儿进入的可能性不是很大,但根据情报部门的情报显示,这一次,武装分子很可能会从这里进入,一是这里的路是最好走的,非常轻松,第二,这两天巴坦和他的敌对国关系紧张,边防部门的注意基本都放在另外一个方向上了,武装分子可能想钻空子;

  但还有另外一种可能,从紧邻巴坦的另外一个国家进入。

  这种可能性按理应该不大,因为那一条路非常险峻,不太好走。

  不过,反恐工作来不得半点侥幸,必须慎之又慎,所以经过研究,上级部门做出如下部署,反恐作战小组部署在巴坦境内,而李鱼和张丽,则通过高空跳伞的方式秘密渗透进入他国,在高处隐藏,以防万一。

  他们在高点的好处,一是可以及早发现武装分子的意图,看看会不会有人从这条路过来,如果有,立即通知巴坦境内的反恐作战小组,只要那一边得到及时情报,他们赶过来还是来得及的,毕竟他们有突击车,而且双方之间有一条路,突击车的高速前进比较容易;另外一个,如果出现什么意外,李鱼和张丽还可以利用狙击,把武装分子阻挡在边境以外。

  李鱼和张丽要去的这个国家,目前跟我们其实还算友好,关系还算正常,但这种秘密作战,必须保证情报的安全性,一旦通知对方,武装分子可能用不了几分钟也就知道了,所以这一次的渗透必须秘密。

  不知什么时候,一个空军的军官走过来叫醒了正在睡觉的李鱼:“同志,醒醒,到了!”

  李鱼这才睁开眼睛。

  到了?

  这么快?

  不过,当他低头看了看腕表时,才发现其实已经很晚了。

  嘀——嘀——嘀——

  机舱里,一个红灯忽然闪烁不停。

  那个空军的军官对李鱼道:“同志,可以准备跳伞了!”

  李鱼和张丽站了起来。

  “检查伞具!”李鱼说。

  张丽和他先自查一遍,然后相互帮助,检查对方的伞具。

  一切就绪,李鱼朝空军的那个军官举起大拇指。

  这时,有人把舱门打开!

  轰!

  寒冷而凛冽的冷风凶猛灌入!

  飞行小组的一名空军军官站在机舱旁边,他朝李鱼和张丽竖了竖大拇指,示意舱门已经打开,一切正常。

  “戴氧气罩!”李鱼喊。

  张丽和他立即把氧气罩戴上,张丽戴好后举手示意自己已经戴好,空军的军官过来一个一个检查,非常谨慎。

  然后是戴上夜视仪。

  一切就绪,空军的军官朝李鱼喊了一声:“跳!”

  李鱼朝张丽竖了竖大拇指,然后猛地开始朝前加速奔跑,前冲了几步,纵身一跃,跳入了空中。

  “跳!”

  站在舱门旁边的机组人员把手向外一挥,示意张丽跳伞!

  砰砰砰!

  张丽助跑几步,然后嗖的一下跳进了茫茫的空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