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27章 跳伞遇险

作品:特种兵之变种人|作者:上允|分类:历史穿越|更新:2019-04-11 05:11:41|下载:特种兵之变种人TXT下载
  27跳伞遇险

  这一次跳伞是800米的低空跳伞。

  由于参加跳伞实训的官兵都是第一次,所以各方面的准备和保障都非常充分,机舱里有教官,地面上有对空指挥员,地面引导和空中协调都非常完美。

  嗖的一声跳入空中,李鱼有那么一刹那的恍惚,大脑里一片空白,他也不知道自己是因为害怕还是因为什么,反正只觉得自己什么也不会想了,什么也不会做了,脑海里一片混沌。

  好在这一次跳伞的主伞包是自动打开的,每一个战士跳入空中,过不了几秒,嘭的一声,主伞包就会自动打开。

  当然,在更高难度的跳伞中,伞包的打开就没这么简单了,必须由跳伞人员自己拉动打开。

  这个时候就需要跳伞人员计算高度,选择时机,因为主伞开得太早,落地的散布面积就会太大,而如果开得太晚,一旦高度低于两百米还没开伞,从理论上说,伞包就几乎不可能打开了,只能摔在地上摔成一团肉泥,这种方式的跳伞无论难度还是要求都不是此时此刻的这种跳伞能比的!

  轰——

  不知什么时候,李鱼回过了神,耳朵里听到了巨大的风燥。

  他的身体就像一颗从天而降的陨石,直线下坠!

  又过了一秒多,李鱼眉头忽然一凝,心脏突突突地狂跳!

  他没感觉到巨大的开伞冲击力,他的身体还在急速下坠。而此时,放眼看去,四周到处都是绽放而开的一朵朵伞花。

  “不好,我的主伞没能打开!”

  李鱼大吃一惊,吓得魂都要飞了!

  跳伞中经常会遇到事故,有时候是身体被伞绳割伤,有时候是其他,但最可怕的就是此刻李鱼遭遇到的这一种,主伞没能打开。

  想到自己的主伞没能打开,李鱼一下傻了!

  他其实并没有外人认为的那么不知死活,一旦事关生死,他也跟一般人无二,也会紧张,也会恐惧,也会不知所措。

  比如第一次进山抓捕杀人凶手,知道凶手朝自己冲来,他也会吓得冷汗直冒;

  比如此刻,当他知道自己的主伞没能打开,也吓得快要崩溃!

  “我要死了!我要死了!天哪,我要死了!谁来救救我!谁来救救我啊——”

  差点要哭了!

  连他是有系统的人这一点都没能想起来。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系统的声音在脑海里响起:“宿主,不要慌,这没什么大不了的,不过就是主伞没能打开而已,你们不是训练了好几种后备方案吗,立即联系对空指挥员,听他的指挥!不要慌,不要急,记住,你是有系统的人,实在不行,你还可以依靠系统!”

  听到这个声音,李鱼这才耸然一惊,猛然清醒了过来。

  是啊,此时此刻,最重要的是要冷静,不能惊慌。

  再说了,他慌什么呢,他可是有系统的人!

  他一下回过了神,脑海里迅速回忆大队长的教导和训练。

  关于跳伞中主伞没能打开,部队里早就有一套完整的、可靠的应急方案了,一般说来,只要按照那个方案应对,绝对安全!

  “拉备份伞!现在只能拉备份伞!”

  李鱼长长吐了口气,随后低下头,准备拉开备份伞。

  此时,地面上的对空指挥员也发现了李鱼的异样,指挥员拿着对讲机大喊:“洞三,洞三,快点开备份伞,冷静下来,不要慌张,你现在的高度是五百米,非常安全,请立即开备份伞!”

  李鱼是戴着无线电的,自然,他也听到了对空指挥员的指挥,再加上此刻他已经冷静了下来,所以他伸手在备份伞上一拉!

  轰!

  只觉一声巨响,一股大力狠狠传来,李鱼整个人被那股大力向上一拽。

  “打开了,备份伞打开了!”

  感受到了开伞的冲击力,李鱼的心态更加稳定了。

  呼了口气,他扭头看了看身后的主伞包,他的主伞包其实已经部分开启了,想了想,他用无线电道:“报告,我的主伞伞绳扭一块了,需不需要给他破开?”

  “不需要,不需要,洞两洞四及时避开,洞三,注意观察!”对空指挥员一边观察一边用对讲机说。

  洞两和洞四就是李鱼身旁的两个跳伞人员。

  呼——

  李鱼轻轻舒了口气,此时,他的心中已经完全平静,不再紧张,不再恐惧。

  他朝下面看了看。

  大地上,一片片的草地绿油油的,有些地方泛着波光,蜿蜒曲折,那里应该是河流。

  他心中正这么想着,忽然听得嘭的一声响,抬头一看,妈的,又出事了,却是主伞包忽然不完全打开,而且打开状况非常不理想!

  此时,李鱼距离地面高度已经只有一百八十米了,两百米都不到,主伞包的不完全打开严重影响了备份伞的运行,两个降落伞相互影响,结果就是李鱼的身体再次开始急速下坠!

  好在这个情况也被地面的对空指挥员看到了,他连忙拿起对讲机导调了起来:“洞三洞三,不要紧张,注意观察左右邻,听我指挥!”

  此时,李鱼的心中虽然有点紧张,不过比之前平静多了,再也没有恐惧,再也没有像刚才那样吓得大脑一片空白。

  在对空指挥员不停地进行导调下,在他自己的努力下,他最后终于是安全的着陆了!

  砰!

  他的双脚稳稳落在了地上。

  他还没来得及解开伞绳,一大群人就一下围拢了过来。

  “李鱼同志,你怎么样?有没有哪儿不舒服?”一个军官焦急不安地问。

  刚才的事真的太危险了,要是李鱼出了事,他们绝对要玩完,而且,实话实说,这个跳伞训练基地开了这么多年,像李鱼刚才的那种情况还从来没有遇到过,之前遇到最危险的事情就是主伞打不开,可是今天的李鱼先是主伞打不开,然后是备份伞打开后主伞又不完全打开,情况非常危险,所以大家都无比紧张。

  李鱼见这么多人围着他,又发现那么多人都紧张到了大气也不敢出,不知怎的,他本能的用手摸了摸裤裆,随后笑了起来:“没事,没有尿裤子!”

  大家先是一愣,随后都扑哧一声、都忍俊不禁笑了起来,压抑和紧张的气氛一下消失殆尽。

  “李鱼同志,你今天的表现真是了不起,是这个!”为首的军官竖起了大拇指:“实话实说,要是我们的士兵遇到你这样的情况,只怕要有危险,你今天的表现非常好,谢谢你为我们积累了经验,李鱼同志,你平时的训练一定非常刻苦吧,不然不可能表现这么好,这次跳伞你训练了多长时间啊!”

  李鱼挠了挠头:“三天,差不多三天吧!”

  啥?

  那个军官一下呆住,其他人也都不会说话了!

  只训练了三天?

  真的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