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一千零二十章 车轮战

作品:美漫之驱魔神探|作者:一万金桃|分类:玄幻魔法|更新:2019-04-22 18:33:07|下载:美漫之驱魔神探TXT下载
  这件事算是摆平了,下面该办正事了,面对变种人,尤其是像牌皇这么厉害的变种人,哨兵的方式一向是让队友上前做炮灰,他躲在暗处下毒、偷袭、暗算,怎么下三滥他怎么来,杀手嘛,又不是什么英雄人物,搞那么光明正大给谁看,装逼装死了,只会被业界笑话,谁也不会说他一声好,黑帮就要有黑帮的样子,别看着超级英雄满天飞,就也想着去做英雄,这是典型的只看到了英雄风光,没看到英雄不得好死的。

  所以这次靶眼也很客气的让死侍打头阵,“死侍,你破了连输记录不是你的运气不好,是那边那小子在捣鬼,他是变种人,在暗中做了手脚,所以你才输了这么多次。”

  “什么?!”死侍眼中露出凶光,“我这辈子最恨赌博,尤其恨在赌博中出老千的人,如果这个老千还是个帅哥,那就必须要死!刚才你耍老子耍的很欢乐嘛,是不是也应该让我爽一爽了,不如就先从你那个挺直的鼻子开始吧,让死侍爷爷给你免费整整容!”

  靶眼笑的像一朵盛放的菊花,他就喜欢死侍这种说干就干的脾气,“好啊,我们开赌场的也最恨老千了,不要客气,打死了算我的,老千你听着,等会打死你之后,我还要在你的脸上刻一个惨字,让那些老千们都看看,在红龙赌场里面出老千,会有什么下场!”

  此时这张赌桌周围已经围了不少人,不过这些人并没有靠前,隐隐约约的,他们听说有人出老千,道上规矩,出老千要剁手,如果能赔得起十倍的赎金,那么就剁手指,连一分钱都赔不起的,对不起,这种人只能人道毁灭,像红龙赌场这种地方,跟专门的黑市器官买卖市场也有联系,物尽其用是金并一向的处事原则,他有的是资源,足以榨出一个人的所有价值,从生到死都归金并所有。

  这就是世界黑帮顶点男人的出世原则,所谓你的就是我的,我的还是我的!

  金并可以说把这句话发挥到极致。

  原本吃瓜群众们像围的近一些,不过听说出千的是变种人,大家不但没围过来,反而还散开了不少,进入赌场要经过安保人员检查的,像枪械,刀具或者类似的物品,要被收起来,不能带进去的,保安人员抓捕时也不用抢,而是用电棍一类的工具,就是怕出现误伤的情况。

  死侍听到这个耍自己的小子是个变种人,他多加了两分小心,踩着拳击手经典的蝴蝶步,他几步来到牌皇的面前,抬手刺拳直奔牌皇的左眼,牌皇摆头躲过,反手连续出拳,逼得死侍往后跳了几步躲开。

  但是死侍很快重整旗鼓,再次逼近,与牌皇正面交锋,二人你来我往,一时之间看不出谁更强,徒手格斗技术而言,他们在伯仲之间,体力也都差不多,但是耐力就完全不在一个水平线上了,死侍的体力消耗之后,几个呼吸的光景就能恢复如初,每一拳都那么威猛,相比之下牌皇额头上已经见了汗。

  靶眼手心玩弄着区别针,看样子死侍能赢,贸然出手估计这疯子又要生气了,万一把当初自己自费一亿美元贿赂他的事情抖出来,以后估计也没脸再在杀手行里面混了。

  别人还好,月光石当初听说他摆平了死侍,难得的给了他一次好脸色,甚至还跟他吃了一顿浪漫的晚餐,虽然最终没能再进一步,不过跟之前比起来,已经算是见到曙光了。

  他曾经跟至少上百个人吹嘘自己用了什么手段,把死侍那个蠢货玩弄的像个二傻子一样,这个牛皮可不能破,不然一亿美元打水漂不说,连好不容易得到的名声也丢了,虽然之前约定是如果死侍把这件事说出去,就要把一亿美元再吐出来,可是靶眼不敢信他啊,这个世界上还有比死侍更不讲究诚信的人吗?靶眼自己就喜欢说话当放屁,让他相信别人都难,更别说这个人还是死侍了。

  死侍靠得住,母猪能上树。

  所以靶眼在死侍面前总是矮了那么一截,主要就是因为这个原因。

  牌皇渐渐累了,脚步有些跟不上了,不过死侍的攻势依然凶猛,他忽然一个冲拳,牌皇躲避的不够及时,拳头擦着面颊过去,牌皇吃了一惊,想要后撤拉开距离,但是死侍不给他机会,一个健步过去,结实的一拳击中牌皇的小腹。

  这一拳太重了,牌皇仰面摔倒,但是他就地一个翻滚,想要从死侍身边跑开,但是死侍早就预判到了他的动作,早早的就在前方堵着他,见牌皇站起来,死侍过去一套三三二组合拳,左右开弓,再次把他击倒。

  “好样的,不愧是你啊。”靶眼拍着巴掌起哄道,“我就知道这小白脸不是你的对手。”

  牌皇坐在地上,擦了擦嘴角的血,他忽然笑了,“不公平,这样打不公平...你有自愈因子,有无限的体力,以战斗技巧来说,我不在你之下,这么打对我不利。”

  死侍歪着脑袋看着牌皇,不屑的说,“我头一次知道打架还有公平这种说法,那说吧,你想怎么打,要不要我让你一手一脚的?”

  牌皇又笑了,他手中突然出现一张扑克牌,头发也瞬间变成紫红色,身体也被紫红色的能量包围住,忽然一道紫色闪电击中死侍,那是一张关注着超能的扑克牌,扑克牌在击中死侍肚子时忽然爆炸,把死侍炸的撞上了天花板,折射着摔出老远,后脊柱砸在一台老虎机上,咔嚓一声脊柱断了。

  “我的腿!啊...啊...!!”死侍大声惨叫着,“我感觉不到我的腿了!”

  牌皇一个鲤鱼打挺站起来,他晃了晃脖子,死侍的拳头力道不轻,脖子有些刺痛,此时靶眼拦住了他的面前,牌皇一怔,他爽朗的笑了笑,“这位就是臭名昭著的靶眼先生了吧。”

  靶眼哼了一声,反讽道,“这个世界越来越有趣了,一个贼也敢大呲呲的说别人臭名昭著了,是谁给你的勇气呢?太阳可还没下山呢,咱们能先别聊鬼话吗?”

  牌皇也不生气,他说,“这是我跟那边那个瘫痪的小子之间的事情,你最好不要多管闲事。”

  靶眼没有退开的意思,“我跟死侍是好朋友,他的事就是我的事,而且你敢在我们的地盘出老千,现在还出手伤人,你的胆子太大了吧,胆子大可是要付出代价的。”

  牌皇缩紧肩膀,装出一副瑟瑟发抖的样子,“哇...这么严重吗?我好怕啊。”

  忽然间二人之间电光火石般的连串爆炸,刷刷刷...无数的扑克牌从牌皇的手中射出,靶眼则用曲别针和一些零七八碎的小玩应反击,扑克牌撞上靶眼的小道具之后,轰轰轰的炸成无数碎片,从远处开就像放了烟花一样好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