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237章 我是暴君,不分黑白

作品:高武27世纪|作者:草鱼L|分类:玄幻魔法|更新:2019-06-13 12:59:12|下载:高武27世纪TXT下载
  苏越彻底陷入闭关状态中。

  不知不觉,三天过去,距离大战开启,还剩下七天。

  苏越全力运转气环的状态下,会有93个气穴同时消化灵气,所以墨铠当初送给他的树枝,早已经消化一空。

  而为了苏越方便修炼妖语,墨铠甚至把木鹦鹉直接留下。

  墨铠自己也已经说明,木鹦鹉的耐久,已经到达极限,随时可能碎裂。

  这样一来,也省的苏越想办法去将其弄碎。

  这三天时间,苏越没有着急去领悟妖语,他所有的注意力,全部是集中在妖惑。

  毕竟,要影响妖兽的情绪,绝对是个大工程。

  上次试炼自己之所以能成功,其实也有紫汤的一些作用。

  那些妖兽原本就又饿又困,再加上刚刚吃饱,又经历了一番剧烈厮杀,所以容易被安抚下去。

  但如果是正常状态的妖兽,苏越哪怕服用了心血丹,也不会那么容易。

  他必须得将妖惑掌握到极致。

  可惜,自己天赋终究是不如紫汤,苏越的速度不怎么算快。

  还有一件事情不顺,三天时间结束,苏越还是没能将霜藤甲复活。

  ……

  可用酬勤值:118152

  1:睡眠赦免

  2:爱的代价(下次使用,消耗4200酬勤值)

  3:救你狗命

  4:人鬼有别

  5:猥琐隐身

  6:眼瞎耳聋

  气血值:1648卡

  ……

  这三天时间,苏越找机会,用人族的状态,加了10卡的气血。

  而他的酬勤值,也消耗了一万多点,这比较令人肉疼。

  但自己的气血值,不知不觉已经到达1648卡。

  距离四品,还差352卡。

  速度很快。

  但代价也很惨重。

  伴随着墨铠的树枝被吸收一空,苏越又面临着灵药枯竭的困境。

  而霜藤甲的情况,才真正令苏越绝望。

  “这分明就是枯藤编制的甲胄,怎么可能复活呢?

  “虫子?大碗粗面一样的虫子?

  “关键这特么的,根本就不是完整的一根啊。”

  苏越拎着眼前的霜藤甲,眉头死死皱在一起。

  霜藤甲通体枯黄,小拇指粗细,表皮很粗糙,苏越甚至还能看到断口的横截面,就和普通的藤蔓一模一样。

  如果不是紫汤提醒过,苏越想破脑袋都想不到,这怎么可能是虫子?

  一点点虫子的特征都没有啊。

  而且一件霜藤甲是由好几根霜藤编制而成,假如霜藤虫复活之后,算哪根?

  难道好几根虫子,还要打一架?

  但苏越也不得不佩服霜藤的韧性。

  难怪科研院和军部,都不肯放弃,假如自己是军部的领导,也不可能因为风言风语,就让武者们放弃这么完美的甲胄。

  在五品境之下的战争中,这霜藤甲绝对是救命的宝物。

  特别是湿境,霜藤甲依然能保持干燥,并且不被湿气腐蚀,这很重要。

  苏越翻来覆去研究了三天,他甚至用刀切割了一下午,才切下来一段。

  但根本没有任何异常!

  简直是正常到不能再正常,不管是用肉眼看,还是用气血感应,苏越甚至不惜浪费心血丹,用妖惑感觉了一下。

  可惜,依然是一无所获。

  这就是正常的藤蔓。

  解剖之后,里面是实心的植物材质,没有心脏,没有排泄器官,没有脑袋。

  这霜藤甲,根本不可能是虫子。

  到了这时候,苏越甚至开始怀疑紫汤这畜生。

  这家伙,会不会在忽悠自己?

  假如霜藤是虫子,硕大的神州能察觉不到?

  但他再一分析,紫汤又没有欺骗自己的必要,她也不知道自己是神州武者啊。

  头疼。

  苏越心烦气躁,头疼欲裂。

  得出去转转。

  苏越计划回一趟乱营山。

  不管紫汤说的是对还是错,自己都得未雨绸缪,先将银丝蚁和白腐根收集一批。

  如果是假的,也不过是白费功夫。

  但如果是真的,这些东西会救命,毕竟距离战争,只有七天时间。

  乱营山那些蠢货,闲着也是闲着,不用白不用。

  而且苏越还得找黄侩他们打听打听,附近哪里有什么大峡谷之类的地方。

  他得找到被墨铠囚禁的罗箭兽妖王。

  这群罗箭兽绝对不可以踏入人族,太危险了,一个个皮糟肉厚,毫无人性,想想都可怕。

  ……

  离开闭关房间,那个五品武者连忙跑过来伺候着。

  “神长老呢?”

  苏越用高高在上的语气问道。

  他眼神里的藐视,根本就没有将五品武者放在眼里。

  “少主,神长老这几天一直在联军,可能在商讨军情。”

  五品武者连忙说道。

  他心脏狂跳,特别紧张。

  这个少主,为什么会有这么强的上位者气息。

  他竟然还是个三品。

  简直太可怕。

  不愧是连神长老都敢顶嘴的狠人。

  惹不起。

  “我想在乱营山转转,没什么危险吧。”

  苏越又问道。

  “少主放心,九兽之山是神长老的私人领地,这里的武者,都是神长老的奴仆。

  “我们都已经认识少主,您不可能有危险。

  “当然,有些地方比较特殊,没有神长老的首肯,我们不敢让少主进去,太危险。”

  五品武者连忙说道。

  “比如呢?”

  苏越眉头一皱。

  危险的地方,一定是墨铠的秘密地点。

  如果能找到墨铠的密室,或许还可以探查到什么秘密。

  “那座山峰下,有个密室,方圆20米内,任何人不得踏足,您千万不要过去,真的会有生命危险。

  “如果少主好奇,可以等神长老回来,你们一起去看看,我没有那个权力。”

  五品武者指了指西面。

  “我明白了,你先忙自己的吧,我不喜欢被人打扰。”

  苏越看着密室,心脏狂跳。

  他有一种直觉,在密室里,一定有关于霜藤甲的秘密。

  接下来的一个小时,苏越就如一个巡视自己家产业的富二代,一会到这里转转,一会又到那里看看。

  沿途所有武者都毕恭毕敬。

  而苏越也保持着一贯以来的高冷,目不斜视,仿佛根本不屑看这群奴仆。

  甚至有两个六品的宗师,对苏越也是特别客气。

  最后,苏越终于走到了密室的后山。

  这里比较僻静,苏越在这里静坐,也不会引起什么怀疑。

  他的情况特殊,墨铠一定有眼线盯着自己,而启动耳聋眼瞎技能,得盯着建筑物看。

  自己莫名其妙盯着密室看,不被人怀疑才怪。

  但在后山了,情况就正常了很多。

  ……

  酬勤值-5000

  ……

  随着系统提示音在脑海里响起,苏越面前的视线瞬间透明。

  与此同时,苏越的心脏,也开始疯狂跳动。

  在密室里,有几十个苍老的阳向族,他们果然在研究着什么东西。

  对。

  就是霜藤甲。

  不对!

  是霜藤虫。

  在一些青石打造的器皿里,果然有很多的长虫子在游动。

  而且苏越看的很清楚,这些长虫子确实是被编织成了霜藤甲的状态,似乎复活都没有被解开。

  没错。

  就是这样,它们被复活之后,一直没有被解开,所以只能挣扎,毕竟身躯太长,靠虫子自己的智力,根本不可能解开。

  这时候,萦绕在苏越心头的谜题,也终于解开。

  原来霜藤甲和蚯蚓类似。

  他们在复活的时候,可以将身旁所有的肢体连接起来。

  不管是不是自己的肢体,都可以连接到自己身上。

  这种单细胞的长虫,往往对生存环境的要务求很低。

  在密室的另一边,柱子上捆绑着20几个阳向族。

  他们一个个面黄肌瘦,一眼看上去就是被折磨过渡的情况,有一个阳向族眼珠子外凸,看上去是想自杀,但他根本做不到。

  那群阳向族用辈树皮记载着很多东西,桌子上的东西很凌乱。

  很明显,阳向族想研究一种解毒方法,用来破解霜藤虫的毒素。

  那些被捆起来的阳向族,就是试验品。

  在地上,还趴着一些阳向族的尸体,这些尸体甚至已经腐烂。

  苏越湿境压抑着内心的震撼。

  果然。

  紫汤没有欺骗自己。

  霜藤虫是存在的,而且霜藤虫复活之后,确实可以让武者头疼难忍,且浑身剧痛,那些被捆绑的武者中,不乏五品武者,他们依旧被折磨到人不人鬼不鬼。

  只要中毒,下场就是生不如死。

  简直可怕。

  “这群研究人员在嘀咕什么?”

  苏越看了半天,只有这些信息。

  这时候,几个阳向族似乎在争吵。

  “继续开启窃听。”

  苏越心念一动。

  ……

  酬勤值-5000

  酬勤值-10000

  ……

  一次耗费掉15000酬勤值。

  单独用透视眼或者窃听,会耗费5000点。

  但如果二者相加,所耗费酬勤值翻倍。

  苏越看了眼系统。

  该死,还剩下98451。

  又一次跌破了10万。

  苏越气的肝疼。

  为了人族大义,自己的牺牲可谓顶天了。

  当然,苏越窃听的很及时。

  几个阳向族正在因为霜藤甲吵架,他们一个个都在疯狂表达着自己的观点,这样反而是便宜了苏越。

  他如愿听到了一些很关键的信息:

  第一,自己之所以无法唤醒霜藤虫,是因为实力低。

  霜藤虫,只有宗师才能唤醒,但也需要掌握一种特殊的复苏战法。

  第二,阳向族对霜藤虫的毒,目前还是没有任何进展,虽然他们已经研究了好几年。

  这群阳向族所争吵的重点,是关于那些试验品的处置。

  实验品已经没有了利用价值,所以要处理出去,三天后尸体会腐烂,所以三天内,必须的处理出去。

  但可惜,盘踞在他们身上的霜藤虫还活着。

  以往处理尸体是宗师,可最近这段时间,宗师跟着神长老去了联军。

  所以这群五品吵的很凶。

  没办法,谁也不想死,万一中了霜藤虫的毒,就只剩下死路一条。

  可这些尸体不处理又不行。

  就这样,一群阳向族争吵不休。

  苏越懒得理会他们的争吵,他反而是研究着密室里的一些石板。

  这些石板,是墨铠的研究笔记。

  阳向族不喜欢用辈树皮,一些特别重要的记载,还是习惯于用石板记载,或许这样显得庄重。

  苏越死死捏着手掌,他心情很激动。

  石板上,正是关于复活霜藤虫的具体方式。

  因为涉及到了妖语,一般人也看不懂石板上的战法,所以墨铠堂而皇之的写在这里。

  但这根本难不到苏越。

  苏越很快将唤醒霜藤虫的方法记下来,以后只要自己愿意,随时可以写在辈树皮上,让神州的宗师去感悟。

  哪怕宗师不懂妖语也无所谓,以苏越的能力,完全可以做一些改进。

  就这样,在耗费了20000酬勤值的代价下,苏越终于完美得到了复活霜藤虫的办法。

  可惜的是,自己实力不够,还没办法施展这复苏战法。

  事已至此,苏越就只剩下了一件事情……找解药。

  只要能找到解毒的方式,以后这霜藤甲,将彻底成为地球武者的专属战甲。

  哪怕霜藤虫能复活又怎样?

  我神州武者根本就不惧。

  而异族不懂霜藤虫的解毒办法,可人族武者可以唤醒霜藤虫。

  从今以后,这霜藤甲,就成了神州武者的专属甲胄,异族根本不敢使用。

  老子,可能立大功了。

  当然,现在还不是乐不思蜀的时候。

  苏越发现,那些还没有彻底死去的感染武者,也会被处理出去,让他们自身自灭。

  现在苏越怀疑,紫汤感染霜藤虫的毒,就是因为接触了这些被遗弃的武者。

  自己只要也能找到一个武者,就可以开始研究。

  “这群武者还在争吵,大概率三天后才会处理尸体,我还得等三天!

  “该死的畜生们,阳向族竟然也有拖延症。”

  苏越又观察了一下,密室里已经没有什么研究价值。

  他站起身来,离开九兽之山,朝着乱营山走去。

  时间很紧凑,接下来的事情还很多。

  第一,让黄侩他们发动所有流民,尽可能多的去寻找银丝蚁和白腐根。

  这两种东西的具体配比苏越还不清楚,自己还得不断的实验。

  第二,等三天后,找一个活着的实验品。

  这一点应该问题不大,那些实验品奄奄一息,杀他们的时候,也容易被霜藤虫感染,没有人会多此一举。

  甚至,他们会直接活埋。

  第三,苏越得让黄侩他们打听附近的大峡谷,特别是距离罗箭兽不远的峡谷。

  黄侩他们是流民,小道消息很多。

  事情太多。

  离开茂妖城的时候,守城侍卫客气了很多,苏越在他们的脸上,甚至可以看到谄媚。

  “站好了,一个个吊儿郎当,没吃饭吗?

  “如果不想守城,就滚去战场!”

  苏越人目不斜视,但他和守城侍卫擦身而过的时候,冷冷训斥道。

  “是!”

  顿时间,几个守城侍卫立刻站的笔直。

  虽然他们不知道红锅算什么官,但却知道这家伙绝对不能得罪。

  开玩笑。

  连七品营将军都惹不起的存在,他们岂能不怕。

  苏越摇摇头。

  可恶的官僚主义,让人怪上瘾的。

  没多久,苏越回归乱营山。

  果然。

  这里一片乌烟瘴气,在黄侩和黄驮的统治下,乱营山已经成了名副其实的乌合之众聚集地。

  苏越要的就是这种效果。

  以前蓝其和紫默在的时候,还有一些比较有战力的小队。

  现在……都成了一群拍马屁的玩意。

  黄侩躺在曾经蓝其的营帐里,旁边是几个女阳向族伺候着。

  这几天,黄侩几乎是活成了一个神仙。

  运气啊。

  谁能想到,他黄侩竟然能有今天。

  听说少主在茂妖城混的风生水起,连城主都给少主面子,乱营山的地位都水涨船高了不少。

  在营帐门口。

  几个三品跪在地上,瑟瑟发抖。

  还有一个阳向族在破口大骂。

  他们的身上,都被困了绳索,明显是犯了错误。

  “黄侩,你抢走我老婆,你不得好死!”

  “黄侩,你不得好死!”

  这个阳向族满肚子委屈。

  以前蓝其掌权的时候,乱营山还有一点点规矩,起码抢走人老婆的事情,没样发生过。

  可自从黄侩掌权,已经有不少武者的老婆被他抢走。

  甚至有人想杀了他,但无奈黄侩背景深厚,护卫森严。

  他们甚至被绑起来,受尽羞辱。

  “少主啊,您快点回来,快点给我们主持公道吧。

  “黄侩不是人,他简直是个畜生啊。”

  骂黄侩不管用,那些阳向族又祈祷红锅能回来。

  他们要告状。

  他们要告倒这个恶贯满盈的畜生。

  “哈哈,你们叫吧。

  “我黄侩就喜欢听你们无奈的乱叫。

  “少主现在是茂妖城的大红人,他根本不可能回乱营山。

  “即便少主回来,我黄侩也不怕,少主一定会支持我。”

  黄侩洋洋得意。

  他这辈子最大的爱好,就是破坏别人的爱情。

  真的很爽。

  “黄侩,你放屁,等少主回来,我一定告状……少、少主……拜见少主、拜见少主……

  “少主,您一定要替我们做主啊。”

  就在黄侩还洋洋得意的时候,营帐外突然有人哭喊道。

  “哼,你们别吓我,哪怕就是少主真的回来,我黄侩也不怕。

  “咦……怎么都不出声了……”

  唰!

  营帐外诡异的安静下来,黄侩本能的感觉到一股窒息的气息。

  他心慌意乱,连忙连滚带爬的跑到营帐外。

  “黄侩,听说你连我的命令都敢不听,胆子见长啊。”

  苏越冷漠的站在营帐前。

  那些告状的冤屈者瑟瑟发抖,同时,他们眼睛里充斥着憎恨。

  黄侩。

  你这个畜生,终于要受到制裁。

  如今少主回来,而你抢走的女人,就在你营帐里。

  人赃并获,看你还能怎么抵赖。

  “奴才不敢,奴才不敢啊!”

  黄侩连忙跪下,他表情之卑微,就差把脸埋在泥浆里。

  “少主,您替我们做主啊。

  “黄侩丧尽天良,他抢走了我老婆,他不是人。”

  “黄侩也抢走了我的老婆。”

  “少主,您一定要替我们做主啊。”

  几个被捆绑的阳向族连忙告状。

  他们见到了救星。

  而黄侩被吓的浑身冰冷。

  “黄侩,他们说的是真的吗?”

  苏越寒着脸问道。

  “这……这……”

  黄侩结结巴巴。

  “黄侩,我老婆就在你营帐里,人赃并获,你还有什么可说的。”

  一个阳向族破口大骂,他脸上甚至闪烁着正义的光辉。

  “少主,您走后,黄侩一手遮天,祸害乱营山,将这里弄的乌烟瘴气,您一定要惩罚他啊。”

  又一个阳向族语重心长的说道。

  他眼里甚至流出了忧国忧民的泪水。

  眼睁睁看着乱营山沉沦,他心痛啊。

  “黄侩,你可知罪?”

  苏越杀气腾腾的问道。

  “奴才知罪,奴才知罪!

  “奴才再也不敢了,希望少主饶命,少主饶命啊!”

  黄侩本身就不是什么强者,他已经被吓的魂飞魄散。

  “我问你,你知什么罪?”

  苏越又问道。

  “黄侩,你个奸贼,说,你犯了什么滔天大罪!”

  “黄侩,你最好将你自己的罪行说出来,否则我们不会放过你。”

  “对,少主不会饶恕你,我们也不会饶恕你!”

  众人又义愤填膺的怒斥道。

  “奴才不该抢别人的老婆,奴才不该横行霸道,奴才不该打着少主的旗号,去欺压别人。

  “少主,看在奴才兢兢业业的份上,饶了奴才这一命吧。”

  黄侩嚎啕大哭。

  “少主,我大哥是一时糊涂,您饶了他吧!”

  这时候,黄驮也跑过来,连忙跪下。

  ……

  “少主,杀了他!”

  “少主,杀了这个奸贼!”

  “少主,杀了他!”

  ……

  附近聚集了不少阳向族,在众人的起哄下,黄侩宛如一个即将被处斩的囚徒。

  黄侩心里悔恨啊。

  为什么少主好端端会回来。

  在他的预想中,少主怎么都得几个月时间,才会回乱营山。

  那时候,这些破事他都可以处理干净。

  现在被人赃并获的抓获。

  甚至,营帐里几个女阳向族,也要跑出来指证自己。

  该死!

  都是一群薄情贱货。

  和老子你侬我侬的时候,你们不是嫌弃自己的丈夫吗?

  翻脸就不认人。

  等我黄侩翻身,我要让你们生不如一死。

  可哪里还有翻身的机会。

  少主已经震怒。

  “黄侩,我对你太失望!”

  苏越摇摇头。

  “少主,是老奴一时糊涂,请少主饶我一命”

  黄侩不住的磕头。

  “你错不欺压别人。

  “你错在统治力这么差,竟然会让别人找我告状。

  “我曾经说过,我走之后,整个乱营山都由你掌控,可为什么,还有这群蠢货来影响我的心情。

  “抢几个武者,算什么屁事,你连这点事情都处理不好吗?

  “黄侩,我对你真的很失望!”

  然而,苏越下一句话,令所有阳向族如被雷劈。

  开什么玩笑。

  少主竟然埋怨黄侩不够残暴!

  而他根本就没有在意过黄侩的暴行。

  这怎么可能。

  “还有你们,连自己老婆都看不住,有什么脸来告状?

  “老婆都跑了,还有脸活下去?你们应该自杀。”

  苏越又轻蔑的看着一群冤屈者。

  “黄驮,刚才那些影响我心情的蠢货,都记住了吗?

  “拖出去,全部斩杀。

  “乱营山要的是绝对的权威,而不是闲着没事告状,不就是老婆被抢了嘛,有什么大不了?有本事抢回来,没本事自杀。

  “这种屁事,也值得告状吗?”

  苏越一声怒吼。

  爽啊。

  这特么就是暴君,就是不问是非黑白的昏君。

  怪不得有人喜欢当昏君。

  真的好爽。

  “这……”

  那些告状的武者,瞠目结舌,一个个已经被吓破了胆。

  这……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为什么少主这么无情无义,他难道不知道什么是公道吗?

  这怎么可能。

  “遵命!”

  黄驮立刻站起来。

  他喜形于色。

  这群畜生,竟然告状,一定要全部斩杀。

  简直可恶。

  平日里给你们好脸太多。

  “这群打扰少主安静的囚徒,罪大恶极,全部处斩!”

  黄驮穿着皮袍,他大袖一甩,令众狗腿子上前。

  顿时间,一群有冤的阳向族,全部抓走。

  至此,那些被抓的阳向族,还有些不理解发生了什么。

  “少主,你不能杀我,我是阳向族的功臣,我曾经杀过91个人族武者,我是功臣。”

  一个阳向族疯狂的挣扎。

  “将这个畜生,凌迟!”

  苏越怒吼。

  卧槽,你个畜生玩意。

  你不说这茬,我还就干净利落的砍头算了。

  你特么还敢故意勾起老子的仇恨。

  找死!

  “黄侩,跟我来营帐。

  “交代你几件事情,如果你办砸了,你也是凌迟的下场。”

  最后,苏越黑着脸,将黄侩叫到了营帐里。

  经过这件事情,黄侩一定会对自己更加忠心耿耿。

  乱营山,就该越乱越好。

  ……

  求月票,求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