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93章 未做完的梦

  从皇宫出来之后,墨子晗便带着白宓去了江南一带。

  数风光无限,还得看江南。

  虽然墨子晗常年在外面奔波,但是却很有机会去欣赏沿途的风景。

  那时候,他经常在想,平安归来,什么时候能带宓儿一起,走遍这大好河山。

  如今,终于梦想成真。

  白宓很开心就不用多说了,笑容和幸福一直洋溢在脸上。

  两人一路南下,边走边玩,可是在苏州城内,他们却发现了满城的告示,无疑都是通缉墨子晗。

  “这是怎么回事?”宓儿大惊。

  同为震惊的还有墨子晗,他万万没想到,皇帝会选择这么做!

  他是想鱼死网破吗?

  “宓儿,别着急。”墨子晗冷静的说道,神色间满是歉意:“我们恐怕不能继续游玩了,我得回去,弄清楚怎么回事!”

  “嗯。”白宓重重的点头。

  心中,仍然忍不住颤抖。

  原本她以为如墨子晗所说,一切都已经安排妥当。

  但是现在,全国上下通缉,这可不是一般的大事。一般来说,只有对十恶不赦的恶人,逃走之后,才会全国通缉。

  兜兜转转,两人再次回到了京都。

  在京都城内,依旧是到处通缉墨子晗的告示。

  两人从墨家得知,这一次皇帝态度十分强硬,很多大臣都为墨子晗求情,但是全被拨了回去。

  索性万幸的就是,关于白宓,一直没有任何传言。

  “没想到,他对你还挺好,封锁了芙蓉宫,对外宣称你病重需要休息。”墨子晗说。

  听到这话,白宓的脸上顿时沉重下来。

  她抬眸看向墨子晗,神色严肃,郑重的说道:“他对我不是好,当年他要我进宫,都是为了绣灵技法!”

  白宓的话刚说完,苗苗的脑海中瞬间炸响。

  绣灵技法!

  她确定自己没有听错,白宓说的就是绣灵技法。

  脸色逐渐苍白,眸子里跟着透出惊骇。

  爷爷不是说这绣灵技法是家传之宝吗?怎么又和白宓扯上关系了?

  想到这里,苗苗一愣。

  自己好像一直都与白宓有千丝万缕的牵连,难道都是因为这绣灵技法?

  此时,墨子晗也大为震惊:“传言是真的?”

  “嗯。”白宓重重的点了点头:“皇帝的目的,就在这里,所以他不会动我,更舍不得让我死!”

  两人的对话,让苗苗一脸懵。

  她很想问清楚,是什么传言,是什么目的。

  但是,她却无法与他们交谈,只能默默看着这一切。

  “我们现在怎么办?”白宓问。

  “看样子,皇帝是真的不会放过你。是我想的太简单了,以为帮他除去心头大患,我们墨家自动让权,会是一条生路。但是没想到,他竟然想要长生。”

  说到这里,墨子晗轻笑:“也对,他现在已经拥有至高无上的权力,天地之大,唯他独尊,他怎么舍得百年归西。”

  “我不想和你分开!”白宓扑倒在墨子晗的怀里,一脸不舍。

  墨子晗紧紧搂着白宓,在她额头上亲了一口,目光里满是宠溺:“傻丫头,谁说我们要分开?”

  听到这话,白宓抬起头来,神色间是踌蹴和担心:“可是,我若不回去,皇帝是不会放过你的!”

  “就算你回去,他也不会放过我!”墨子晗浅笑:“对于他来说,我已然是一枚炸弹,必须除之。”

  客栈内,一阵沉默。

  两人就这样紧紧抱着,只有彼此。

  “宓儿,我带你走!”墨子晗说着,他捧起了白宓的脸颊,四目相对,深情款款:“只是以后,你都要跟我一起隐姓埋名,四处辛苦漂泊了。”

  白宓摇头:“我不怕苦,只要能和你在一起,我什么都不怕。”

  这一次,两人没有选择南下,而是北上。

  北上边疆之地,一直都是墨家镇守。

  那边,显然是更加安全。

  墨子晗以前身边的副将,带着两人送出了城门,并万千嘱咐,不要再回京都。

  “将军,皇上派遣了三万御林军,你和宓妃、你和白姑娘以后,多多保重!”副将拱手作楫,神色沉重。

  “你也多多保重。”墨子晗跟着抱拳,然后带着宓儿转身离去。

  他知道,如果皇帝查下来,副将必受牵连。

  事已至此,他只能选择离开。

  两人绕开城内官道,一直走小道。晚上大多留宿寺庙,或者农家。

  这一路上,条件虽然艰苦,但是白宓的心里却特别安稳。

  和墨子晗相守,无疑是她最美好的期待。

  可三天后,襄阳城外五十里处的白山寺内,清晨起来打开大门,看到的却是整整齐齐站立的御林军,脸上肃杀之气尽显。

  而白山寺四周,全部被包围。

  看着众多满身盔甲的战士,白宓脸色惨白,吓得向后退了几步。她本能的想要缩回去关上大门,此时,墨子晗从身后走了出来,伸手搂住了她的肩膀。一道低沉且又温柔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

  “宓儿,别怕!”

  这一刻,白宓心中一颤,眸子里顿时有些酸涩。

  她依偎在墨子晗的怀里,侧眸看向他,重重的点了点头,嘴角微扬露出一抹微笑,“只要能和你在一起,纵使刀山火海,万丈深渊,我亦无所畏惧!”

  她声音坚定,神色间,视死如归。

  ……

  只要能和你在一起,纵使刀山火海,万丈深渊,我亦无所畏惧。

  一句话,如同千斤巨石,击中了苗苗的心脏。

  惊骇中,她从混沌的梦境里醒了过来。

  猛地从床上坐起,她的脸色苍白如纸。

  眼角,一片湿润。

  “你怎么了?”墨寒问:“怎么哭了?”

  昏暗的睡眠灯光下,她看到墨寒这张脸,一时间,宛如墨子晗。

  苗苗顿时抓住他的双臂,激动的脱口而出:“那些御林军,有没有把你们怎么样?宓儿呢,是不是被抓走了?还有你,你怎么样?”

  安静的房间内,她激动的声音,特别突出。

  如同投向湖面的巨石,在墨寒的心中,荡起惊涛骇浪。

  霎时间,他无言以对。

  胸口哽塞。

  “你说话啊!”苗苗吼道。

  “我是墨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