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646章、母猪上树,铁树开花!

作品:冷艳总裁的贴身狂兵|作者:夜深自呓|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19-06-11 02:17:56|下载:冷艳总裁的贴身狂兵TXT下载
  “有话快说,有屁快放!”

  尽管已经过去半个小时,秦风对林静的态度仍是很不友好,谁让这婆娘让他到现在还浑身滚烫难受的不行?

  而本就有不少芥蒂和顾虑的林静,瞧见秦风这种反应态度,一时间则是更加忸怩了:“我……我想告诉你……我就是想问问你……我就是想说……我对你……”太不可思议了。

  身为李氏集团最优秀的公关精英,有朝一日,想要表达一件事情竟是会如此艰难,结结巴巴,吞吞吐吐,好几分钟过去了,都还没有把话说清楚。

  包括林静自己在内,都是满心焦躁和懊恼,恨不得当场给自己两个大嘴巴子。

  扭扭捏捏的状态,哪是她林静该有的样子?

  秦风则是剑眉飞扬,愈发的不耐烦:“你到底想说什么?

  大半夜的别在这给我搞幺蛾子啊!”

  “我……”林静美眸一转,终于找到一个好说出口的方案:“我就是想采访你一下,在你眼里……我是个什么样的女人?”

  说出这番话的时候,林静感觉自己窒息了,心提到了嗓子眼,紧张到脑袋一片空白,一双水灵大眼死死的望着秦风,生怕错过一丝一毫的神情变化,期待又忐忑。

  林静敢发誓,她从未这般紧张过,她也从来没有这么在乎一个人的答案过。

  这个答案意义非凡。

  虽然林静没有谈过恋爱,但她看过很多言情剧啊,不管是电视里还是小说里,一个女人在问一个男人对她的感觉时,不都是已经喜欢上那个男人了的吗?

  秦风应该能懂吧?

  而事实却证明,此时心浮气躁的秦风并不懂。

  他想都没想,甚至有些不耐烦是是:“你说你在我眼里是个什么样的女人?

  妖精啊,除了秋梦蝶那黑山老妖之外,还有谁能比你更妖精?”

  “妖精?”

  满怀期待的林静听到这样的答案,不由愣了好半晌,忽然间感觉无比的失落。

  因为她没听到她想要的答案。

  她不甘心。

  于是,沉吟片刻后,林静又说道:“那你仔细想一想,除了妖精之外,还有没有别的感觉?

  你喜欢妖精款式的女人吗?

  还是更喜欢秋雪那种保守传统的?”

  “除了妖精之外……”秦风还是没往别处多想,歪着脑袋思考片刻后说道:“好像也没别的感觉了,至于我喜欢哪种款式的……其实都喜欢,漂亮就行!”

  “漂亮就行?”

  林静错愕了一下:“你这也太肤浅了吧?

  漂亮能当饭吃吗?”

  “漂亮不能当饭吃啊。”

  秦风如是道:“但要是不漂亮,我会连饭都吃不进去。”

  林静:“……”她沉默了,开始思索秦风的这番话。

  他是听明白自己的意思了吗?

  他的回答又是什么意思?

  漂亮就行?

  如果门槛这么低……林静觉得自己就算少条腿,貌似也能合格了……秦风突然停下脚步。

  林静回神,猛地心头一跳,感觉就像一只偷吃被发现的小猫咪。

  秦风眉头紧皱,似是发觉了什么,偏过脑袋怪怪的看着林静说道:“静静,今晚你很奇怪啊,是不是被那老虎吓傻了?

  问的都是些什么问题?

  你到底想说什么?”

  得,秦风还是不明白她的意思!“我……”林静欲言又止,想了想还是没有把话说的太明白,暗暗叹了口气,幽怨而无力的说道:“算了算了,你就是个榆木脑袋,当我什么都没说好了!”

  “神神叨叨的,莫名其妙吧!”

  秦风满脸无语,抬脚继续往前走。

  他总感觉被救之后的林静,比之以往发生了天翻地覆般的变化,宛若是直接换了个人,可要说哪里变了,这一时半会儿的,秦风又说不上来。

  女人,真是个个都深不可测,不论是生理还是心理……而林静趴在秦风后背,精美的下巴抵在他肩头,却是没有再开口说话。

  她的神色有些忧愁。

  她的眼里充满哀伤。

  她真的很想问问秦风,如果没有李秋雪,她会不会是他喜欢的女人?

  她也很想告诉秦风,前不久她觉得自己快要死了的时候,想到的第一个人,就是他。

  可她终究没有这个勇气。

  因为她知道,她还死不了,她还要继续迎接生活,继续面对李秋雪。

  每每当林静鼓起勇气想要告诉秦风这一切的时候,眼前总是会出现李秋雪的身影,每每她准备开口的时候,又总是会浮现,过去几年时间在她生病时,李秋雪没日没夜守着她的画面。

  如果她开了口,不论秦风是什么样的态度,她的良心都会痛。

  可她不开口,已知的情感压抑在胸口,又会为自己感到心痛。

  爱上不该爱的男人,怎么样,都是痛……“或许,这就是代价吧。”

  林静默默在心中叹息着:“如果有一天,你们不好了,秦风,我一定会不择手段的成为你的女人,我一定会尽我所能,变成你喜欢的模样。”

  “可是……”林静仰头望天,注视着那已经垂落天际的明月,嘴角露出一抹苦涩的笑容:“你们会不好吗?

  你们比世上所有的男女都要更合适彼此,直至世界毁灭,你们都不会不好吧?”

  天边露出鱼肚白。

  林中的小鸟苏醒,翱翔高空。

  河中的鱼儿游动,自由安逸。

  男人背上的女人,黯然叹息。

  听到叹息声的秦风不由愣了愣:“这危险都过去了,咱们也马上要回到度假村了,你没事叹什么气?”

  “有吗?”

  林静这才惊醒过来,牵强的笑了笑:“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心里有些难过,恩……可能是更年期快到了吧,你别太在意。”

  秦风翻了个白眼:“头一次听说三十岁没到就更年期的。”

  林静又叹了口气,似笑非笑的呢喃道:“你觉得奇怪的事情还多着呢,母猪上树,铁树开花……有些事情,只有自己亲身经历了,才会相信。”

  秦风一头雾水。

  他当然想不起来,曾经林静对他说过的一句话。

  “就算母猪上树,铁树开花,老娘也不可能爱上你!”